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基本弃号,请勿关注。不定时清文,要文包请私信

【聂瑶】白算计(中)

我就是个,写段子也要分上中下的,渣渣………


十四
阿逍百余日,四个奶娘,喂得白白胖胖,满身肉褶。

金光瑶指着自己:“叫爹。”

阿逍:“啊……”

金光瑶指着聂明玦:“叫娘。”

阿逍:“啊……”

聂明玦:“是不是哪里不对?”

金光瑶:“的确不对。”

聂明玦:这才像话。

金光瑶:“毕竟也是我,不能叫爹,叫师父。”

金光瑶指着聂明玦:“叫师娘。”

聂明玦:你开心就好……


十五
金光瑶决定,阿逍姓孟。

孟诗之子,总有一世出身清白,养在仙门世家,长于名师之手,金尊玉贵,前途无量。

聂明玦摸摸阿逍脑袋:“放心,就算他和怀桑一样草包,有我在,也可逍遥恣意!”

聂怀桑:“关我什么事?”

金光瑶将孩子抱来:“别听你师娘的,好好修炼,提升修为,谁敢对你吆五喝六,拳脚相加,你就亲手打的他满地找牙!”

聂明玦:“……”

聂怀桑:“……”

聂明玦:上辈子的事记仇记到现在!


十五
阿逍骑在聂明玦颈上,抱他脑袋,抓他头发,就不肯下。

金光瑶妒火中烧:“这样抓下去,你会秃。”

聂怀桑跃跃欲试:“来骑我,骑我!”

聂明玦断然拒绝:“我这里,坐得高,看得远。”

一大一小绝尘而去,留下一串清脆孩童尖笑。

“啊嘎嘎嘎嘎嘎嘎——”

金光瑶:“……”

金光瑶:“呵呵。”

聂怀桑:我赌大哥今晚上不去床。



十六
阿逍半岁,缺一玩伴。

聂明玦:“不还有一锁灵囊?”

金光瑶:“温姑娘查出有孕,待她生下……”

聂明玦大惊:“你看中了她肚里那个?”

金光瑶:“……她大着肚子,身体不便,此事不急。”

聂明玦:“你是不是想等个十年八年,好让我的魂魄扒着阿逍的腿叫哥哥?”

金光瑶:“……你我道侣,大哥为何猜忌于我?”

聂明玦:“没猜忌。”

聂明玦:“我确定。”

当晚,敛芳尊喊了一夜哥哥。

次日,敛芳尊没能下床。



十七
温情生了,是个女儿。

粉嘟嘟,软绵绵。

江晚吟飘飘欲仙,金光瑶十分眼馋。

金光瑶:“你的魂魄,找个女娃如何?”

聂明玦:“……休想!”


十八
金光瑶被催得紧,不过数月,真与温情寻到个娃娃。

金光瑶摸摸娃娃毛茸茸长着胎毛的脑袋:“这孩子,哪儿都好,就是手小脚小,将来怕是长不高。”

聂明玦:“……”

金光瑶拉着蹒跚学步的阿逍,谆谆教导:“你是哥哥,弟弟矮,你以后要保护他,不要仗着比他高,动不动就欺负他。”

聂明玦:“我有仗着身高欺负过你?”

聂怀桑:“还记得你一脚踹在三哥胸口吗?”

聂怀桑:“还记得你掐着脖子把三哥拎起来吗?”

聂明玦:“怀桑你刀练了吗?”

金光瑶:“继续说。”

聂怀桑:“还记得你托着三哥屁股将他抱起来亲吗?”

聂怀桑:“还记得你抓着三哥后领把他顶在墙上……”

金光瑶:“怀桑你刀练了吗?”

阿逍:我还小,听不懂。


十九
小娃娃取名聂璁。

聂明玦:“与我名意义相近,好名字。”

金光瑶:“你想多了,我只想他聪明些,不要一身蛮力,没有脑子,不通音律,被人分尸。”

聂明玦:“……”

聂明玦:“我不如你,你会抚琴。”

金光瑶:得意。

聂明玦:“且擅吹箫。”

金光瑶:“……我教你啊!”

当晚,敛芳尊吹了一夜箫。


二十
阿璁很黏金光瑶,只肯骑在敛芳尊颈上,作威作福,一边尖叫,一边乱挥木刀。

“啊啊啊啊啊啊——!”

金光瑶握着两条小肉腿,鄙视阿逍:“臭小子,眼光真没你弟弟好。”

聂明玦:“也许阿璁只是怕高。”

金光瑶:“……”


二十一
聂明玦:“不然,你把孩子给怀桑试试?”

金光瑶:“怀桑事务缠身,怎好以小事劳烦。”

正要参加清谈会的聂怀桑:“为何不净世两位宗主,处理宗务,四处奔忙的,还是我?我也想玩孩子,我也想做大马好吗!”

聂明玦:“孩子长大就好了。”

聂怀桑:“当初你还说,三哥嫁来就好了!骗子!都是骗子!”


二十二
两位小少主先后断奶开蒙,挪出了镇妖殿,遣散一串奶娘,随行均是门生。

阿璁:“哥哥带我读书。”

阿璁:“哥哥带我习武。”

阿璁:“哥哥带我爬树。”

阿逍摸摸刚到胸口的小脑袋:“走!”

金光瑶失宠了,金光瑶很伤感。

金光瑶:“空巢老人,无心办公,只愿静心修炼。”

聂怀桑分外同情,为表安慰,当日下午,取书画数轴与三哥同赏。

刚进院落。

“你轻点!混蛋!有完没完!”

“先前满院奶娘,实难尽兴,再来。”

空巢老人沉迷双修,娇喘吁吁,哀叫连连,不堪入耳。

聂怀桑:“骗子!都是骗子!”


二十三
阿逍开始练剑,阿璁开始练刀,时光荏苒,有一日——

金光瑶:“怎么回事!阿逍怎么变矮了?”

聂明玦:“是阿璁长高了。”

金光瑶:“这不可能!阿逍的爹……”

聂明玦:“男孩子,个头儿随娘。”

金光瑶:“……”

聂明玦:“再者,芯子是你的,越长越像。”

金光瑶:“……我是幼年缺衣少食,营养不良。”

正午,金光瑶笑眯眯地为阿逍添了第三碗饭。

聂明玦:“吃的多也没用,你看怀桑。”

聂怀桑:这饭没法吃了!


二十四
七八岁,狗都嫌。关系再好,也要打架。

孟逍兴趣广泛,技通百家,手段繁多。

聂璁只使长刀,力大无穷,一力降十会。

二人争斗,难分胜负。

金光瑶:“可见我若打小修行,未必打不过你。”

聂明玦:“你看。”

修为相当,改为肉搏,脖领一抓,阿逍双脚离地。

孟逍手刨脚蹬:“放下!”

聂璁:“叫哥哥就放!”

孟逍:“我比你大!”

聂璁:“我比你高!”

金光瑶:“……”

聂明玦:“谁让你总与我说,哥哥高,弟弟矮。上梁不正下梁歪。”

金光瑶:“……还有十年,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聂明玦:冷笑。

评论(52)

热度(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