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基本弃号,请勿关注,不定时清文。

【忘羡】断袖商行(一)

这篇是一位被我强烈安利入坑的好基友写的,她因为三次元的关系不敢自己发,就用我的号发啦。




蓝湛百无聊赖地合上电脑,垂眼,抿唇,然后下意识地用拇指和食指捏住自己胸前的卷云纹项坠轻轻把玩。

项坠是上等羊脂玉做的,再不懂玉器的人看上一眼这坠子都能瞧出它定不是用一个贵字可以形容,而稍有眼光的人都看得出它绝不是现代社会的浮华之物,内行更是给蓝湛脖子上的这块玉做了评估,结论:无价之宝!

透过玉石柔冷的色泽,简洁古朴却又典雅精美的做工,你仿佛能看到匠人打磨雕琢这件艺术品的模样,他低头曲背,小心翼翼,极具耐心,一下又一下,倾注所有的心思,让玉坠上的每一个刻印都可以穿越百年依旧如初。

蓝湛用指尖抚了抚这块玉,停住,关节微曲,修长的手指随即弯成好看的弧度。他的手很白,皮肤很好,纵然是拿着一块旷世好玉,却无法黯淡他手部的美!由他的手延伸出去看他的周身,修长的四肢,宽阔的胸膛,挺拔的脊背,颀长的脖颈,每一个部位都十分完美;从他不经意展开的动作抻出的衣服线条里,都能想见到他是如何自律地在健身房挥洒汗水的。

他的长相一如他的性格,冷峻;太过精致的五官,让人难以置信,要不是网上曝光了一组他太爷爷、爷爷、老爸年轻时和他相似度高达95%的照片,大家真要以为他的脸是找哪个技术过硬审美极高的医生整的。

在别人的眼里,蓝湛这样的男人,存在的意义就是睥睨众生,而众生甘愿。长相刚柔并济如此妖孽也就算了,偏偏才华横溢还是个富N代。他脖子上戴的那块东西虽独一无二,但也并非他家产中最好的,可他对它钟爱有加,除非需要,绝对不摘。久而久之,众人对他的这一执念产生了好奇,觉得这块玉一定跟某个他十分在意的人或某件他不可忘怀的事息息相关。不过谁也没听过他本人就此讲过一星半点的缘由。

“叩叩叩”,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蓝湛的游思。

“知道了。”他应了一句站起来,整整衬衣领子,理理那一头黑亮如瀑的长发,伸手够过衣架上的外套,开门走了出去。

等在门口的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大男孩,标准小鲜肉一枚。他毕恭毕敬地喊了一声前辈,主动去拿搭在蓝湛胳膊上的外套,然后转身走在前面,替他打开通道上的隔扇门,按好电梯,下楼。

两人默默无语,也未看向对方。随着电梯“叮”一声,自动语音播报“一层到了”,门“呼”地大敞,蓝湛迈开长腿,走路生风,他的身影掠过正对着大门墙上粘着的几个巨大的蓝色艺术字“蓝氏集团影视有限公司”。

“啊啊啊啊啊!哇哇哇哇!”一阵炸雷似的惊叫突起,接着就是齐声大喊,“蓝湛!蓝湛!蓝湛……!”

“蓝湛我爱你!啊啊啊啊啊——!”

走在蓝湛身前的小鲜肉看到大门口维持秩序的一名保安捂住了耳朵。他挑了挑眉毛,像惯常一样走向大厅左侧的角落,替跟在身后的蓝湛推开门,一起进入。

门后的通道外,候着蓝湛出行的车。

“从这边走顺利许多,公司建这栋大楼的时候考虑得真周到。”小鲜肉坐在副驾上松了口气。

后排静默,恍若无人。

车子不疾不徐地行驶,车窗外掠过一栋栋高楼,司机保持着安全的速度,然后在亮起红灯的街口停住。

街对面的大厦外墙上,是一幅巨大的广告,上面小麦肤色的男人星眸皓齿,笑得一脸灿烂,他有着不输蓝湛的英俊,却完全是另一个风格,明媚亲切,意气风发。

“哇!换成魏婴了!”小鲜肉一脸欣喜地喊道,“过两天你们就要一起进组拍摄了。”

“推掉。”蓝湛垂下眼皮,挥走印在瞳仁中的巨幅海报。

“什,什么?!—”小鲜肉轻声惊呼,“合同都签了…!违约金……”

“赔。”

“啊?!啊啊啊?!”这回小鲜肉提高音量,声调发抖,“为什么啊——?!你之前不还说要在车上看剧本吗?”他边说边挥了挥手上的本子,然后动作随着蓝湛冷漠的侧颜僵住。

台本雪白的封面上,“断袖商行”四个字像从纸上剥离出来似的凝结在空气中。


———

作者的话:被芬达太太带到坑里,然后她昨天幸福炸裂到忧郁,我脑子被忧郁的流弹击中,傻啦吧唧说要写一个搅基的博她一笑,其实就我这烂文笔,和你们喜欢的太太差太远,借她的地方发是我不想被之前的同事看到,毕竟我们曾经在某种看起来很严肃的部门工作,不想一传十…不是因为渣文蹭太太热度,也不要因为文渣说太太不是,纯娱乐

评论(7)

热度(195)

  1. 淡🍁语-苗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