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基本弃号,请勿关注,不定时清文。

【曦澄/聂瑶】好好学习,玩什么网游(一)

摸鱼网游文。

 

就……写得肥肠辣鸡……是真的非常非常辣鸡……

 

题材不太顺手,好久没玩了……写出来节奏和内容都有很大问题。

 

设定上也有少许撞车_(:з」∠)_

 

全是废话,全部重写又懒,绝望……

 

生贺文搞成这样,就当是一次不太顺利修行吧……会坚持写完它T T

 

提前祝生快!大佬什么时候再掉落一篇聂瑶!@奔跑的毛毛 

 

想想还是明确一下,本文除了路人法师映月,没有其他原创角色……哦对了,还有星轨-_,- 

 

 

灵风入弦看着登录界面的人物,退出原公会她就用了更名卡,新ID叫做灵风入弦,是个灵族萝莉,外表也是新捏的,嘟嘟脸,黑眼仁儿,唇色淡粉,头上带着前男友帮打出来的高马尾,银白发梢曳地,随着场景中飞花拂柳的微风轻摇。

 

她登上了魔道。

 

小萝莉和她的召唤兽星轨一起出现在风之平原一处高地上。满目比矮小人物还高的野草及间杂其中的蒲公英。左下角的公会聊天窗口不断蹦字,她瞟了一眼,大约明白澄江如练这时又被人逼婚了。

 

灵风入弦所在的新公会名叫莲花坞,女性成员约占四成,是大公会中女玩家最多的,其中不乏操作不错长相甜美者。如此多的网游稀缺资源聚集起来,一是为公会实力,二是为公会会长。

 

她自然也不例外。

 

灵风入弦申请入会前做了些功课,莲花坞会长澄江如练是名牌大学在校生,家境颇为优越,本以为喜好正衬他的名字学历和脸,故而改了个雅致点的ID,也好在一群俗气的花红柳绿之中脱颖而出。

 

谁知道,这群妹子的画风,正是跟着会长审美走的。妃妃茉莉莺莺燕燕,撒娇拌痴装傻卖萌之流,才是他的最爱。

 

入会就走高岭之花路线的灵风入弦简直悔断肠。

 

好在她虽然PVP不行,PVE却很不错,加上在前男友处练就一身不着痕迹讨好人的本领,屡战屡败却屡败屡战,终于成功拉近了与会长的距离,成为他身边的常驻女玩家之一。

 

即便如此,竞争依然激烈。此时澄江如练又被人上世界表白,而正在出谋划策的冰冰,是澄江身边的另一位常驻女玩家,还很不巧,和自己撞了人设。

 

【公会】冰冰:毕竟是女孩子,不要像上次那样断然拒绝,容易造成伤害。

 

她说的是澄江如练世界上一句“不可能,死心吧”,被女方亲友追骂数日的事。

 

澄江如练显然得了教训。

 

【世界】澄江如练:对不起,暂时没打算与谁结缘。

 

【世界】仙仙:没关系,我可以等!

 

【世界】澄江如练:别等了,以后也不会考虑。

 

【世界】仙仙:为什么?

 

灵风入弦得意地想:如今莲花坞谁不知道会长夫人是我或冰冰没跑了,哪里轮的到你?

 

【公会】澄江如练:有没有办法杜绝这种无法回答的问题?

 

【公会】冰冰:澄江,你可以把择偶标准具体化。

 

【公会】澄江如练:比如?

 

【公会】冰冰:比如,只要比你好看的。

 

这样就可以过滤掉绝大部分玩家。

 

【公会】澄江如练:这么说会不会有点自恋?

 

灵风入弦抓住机会刷存在感。

 

【世界】灵风入弦:会长的结缘对象,起码要比他长得好看。

 

仙仙姑娘没了动静。确切的说,所有关注这件事的,都没了动静。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世界频道又成了卖货约架的天下。澄江如练的人物据说是按照真人一比一捏的,眉细而锐,秀鼻杏目,极其俊美,平时好做游侠装扮,窄袍箭袖,看上去很是风流洒脱。

 

真人长了张CG脸,谁会想不开跟他比。

 

【公会】灵风入弦:哎会长按照这个要求恐怕要孤独一生的。

 

【公会】澄江如练:随口一说,结缘要看人品。这位仙仙名字倒是好听,只是我和她不熟。

 

灵风入弦:……又来了,好听个鬼啊!

 

【公会】冰冰:魔道里比澄江好看的也不是没有,比如泽芜和含光。

 

【公会】灵风入弦:那两个假仙天天披麻戴孝似的,能和会长比么?

 

【公会】澄江如练:这有什么好比的?

 

澄江如练明显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灵风入弦顺势提出结伴去做竞技场任务。就在这时,屏幕上方最显眼的世界频道又刷出一行大字。

 

【世界】景仪:这个要求我们会长和副会都满足的呀,江会长不考虑一下吗?我们会长娶亲入赘都可以的!

 

灵风入弦乐了。

 

云深两位会长长得是好,可惜都是男人。

 

【世界】泽芜:澄江,小孩子不懂事。

 

【世界】澄江如练:小孩子懂不懂事,要看家长怎么教。蓝会长,你说是不是?

 

牵扯到泽芜,澄江如练多半会开启斗鸡模式。而没事夸赞泽芜的冰冰,也一定讨不得好。果然澄江如练怼了泽芜几句,没叫冰冰,而是约了另一位法师,与灵风入弦三人一起排竞技场。

 

澄江如练与泽芜的矛盾可谓由来已久。

 

魔道原本没有阵营之分,玩家之间的战斗依靠竞技场或野外开红,公会系统采取家族制。譬如莲花坞,就被会长澄江如练冠以江姓,曾经的第一公会不夜天,则是为温姓,而人物ID前会佩写有家族姓氏的族徽。

 

夷陵大区的毒瘤公会不夜天被其余四大公会联手打散后,游戏中风平浪静了一段时间。

 

距离开放等级还久,开发方为了丰富游戏体验,引入了门派概念,与原本的家族公会互为对立势力,而势力任务地图内可以自由PK。

 

温氏曾经横行区服,封锁材料区,霸占任务目标,随意清图杀人的事没少做。公会管理者集体退出游戏,剩余的部分玩家不论是否与人结仇,都遭到了苦主的报复。正逢游戏开放了新势力,他们便迁入门派势力同心盟,组建了新的公会乱葬岗。

 

这原本与澄江如练没有关系。

 

他那时还叫三毒圣手,与好友随便一起管理莲花坞。坏就坏在两人在对待温氏残余势力的问题上出现了分歧,最终随便叛出原本的家族势力元仙宗,站在了老友的对立面。

 

还把名字改成了夷陵老祖。

 

随便这个名字虽然随便,却是三毒圣手替他创建人物时起的,如今被随意改了,三毒圣手一气之下更名为澄江如练,两人见面就打,上世界就掐,莲花坞与乱葬岗纷争不断,直到夷陵老祖退出魔道。同时,澄江如练对同心盟产生了无法抹灭的仇恨,后来转入同心盟的云深不知处与金麟台也一并遭他敌视。

 

以上都是台面上的说法。

 

灵风入弦觉得,澄江如练只所以对泽芜不满,还是因为夷陵第一剑客夷陵老祖退出后,一贯低调的泽芜三年来头一次参加了官方组织的职业竞技,并以微弱优势战胜澄江如练,使得原本稳操胜券的后者第三次屈居第二。

 

以往被好友压一头就罢了,从不参与排名活动的人突然跳出来,把他按在老二的位置上无法翻身,偏偏他还是输在了轻敌上,澄江如练有多郁闷可想而知。即便在之后的切磋与势力战中,江会长赢多输少,泽芜在他这里还是讨不得好脸色。

 

灵风入弦看了眼澄江如练的白面细腰大长腿,心中极其感慨。

 

江会长如此幼稚,奈何长得好看。

 

 

 

灵风入弦随着澄江如练以及那位名叫映月的男性法师一起排入三对三竞技。澄江如练和映月都是钻石排位,灵风入弦仅仅是黄金。她的操作水平,应付出手有规律的怪物还好,应付起机变性强的玩家,便有点不够看了。

 

平时都是澄江如练和冰冰带她完成十连胜的任务。两位高排位和一位低排位的组合,通常遇到的都是类似组合的选手。

 

这次也不例外,读图画面结束后,竞技场另一端出现三名玩家。一琴师,一法师一剑客。竞技场中都是盲排,看不出人物ID,手里拿的全是同等级的系统武器,只有身上的服装不变。

 

剑客法师倒还算了,琴师身上一身如雪白袍,袖口袍摆滚着淡蓝色卷云纹路镶边,额上抹额同样绣有卷云纹,衣带轻飘,无风而动,清逸如仙。

 

【队伍】映月:呦,熟人呀。

 

这套流云逐月是官方发给八大职业竞技赛魁首的限定服装,一共四色,白色的两套恰好归于蓝氏兄弟。泽芜是个剑客,那么这位琴师,应该是他的弟弟含光。

 

【队伍】澄江如练:人留给我。

 

在与之失之交臂澄江如练眼中,这套服饰完美地起到了拉仇恨的作用,仿佛视野范围内所有人景通通失色,唯余仙得发光的白衣人高举三个大字:来揍我。更何况,云深不知处迁往同心盟,与夷陵老祖同流合污,含光功不可没。

 

倒数读秒结束,三人并没有按照以往计划集火最弱一方,映月与灵风入弦还没起手,澄江如练提剑冲了上去。

 

含光早有准备,第一时间疾退。

 

琴师是纯远程,控制、削弱与持续伤害技能较多,高输出技能弦杀术冷却时间长,本身又是脆皮。含光给澄江如练套了个减速,开始在攻击范围内不断叠加削弱技能。

 

映月自觉地没有插手两人私怨,而是牵制住想要上前帮忙的剑士,将黄金段位的法师留给灵风入弦。本该打配合的团战,陷入了三对单挑的诡异局面。

 

灵风入弦的召唤兽星轨是一只肥硕的黑猫。她本人身高捏得矮萌,星轨却是选择的最大体型,又圆又胖,憨态可掬。

 

与法师大眼瞪小眼了几秒,灵风入弦摇杖一道法术,星轨小炮弹一样,自动向法师冲了过去。只是还没挠到法师裙裾,对方抬手一个大挪移,将大猫星轨提了起来。后向地面一摔,咔吧一声效果音后,星轨瘫在地面,口中吐出一串泡泡。

 

灵风入弦:……骗人的吧!

 

法师的控制技能大挪移可以后续强化瘫痪技能,使对手倒地不起三十秒,期间只要不被攻击,无法唤醒。但若不是命中率高出对手闪避一大截,很难瘫痪成功,故而很少有法师将天赋点数浪费在这上面。

 

她可真倒霉。

 

召唤师的控制技能全在召唤兽身上,本身只是个被阉割过的法师。一愣神,对方一串技能招呼过来,顿时下了灵风入弦半管血。映月与澄江如练与对方两名钻石打得难解难分,一个放风筝,一个被放风筝,自然腾不出手帮她。灵风入弦手忙脚乱挣扎了一会儿,远程防御技能用尽,被法师引爆火种干掉。

 

法师血量还有大半。

 

她并没有去帮助队友。星轨也结束了长达三十秒的瘫痪期,主人身死,失去了控制,不会攻击,也不会反击。竞技场中又不允许召唤兽使用复活技能,它回到灵风入弦身边,蹲下挠头。

 

灵风入弦看到法师慢吞吞走来,淡蓝色裙摆扫在她脸侧,后扬起手上彩绫,敲在星轨头上。

 

-2。

 

-5。

 

-2。

 

-2。

 

星轨以个位数字不断掉血,同时傻乎乎挠头卖萌:喵。

 

灵风入弦:……

 

【当前】灵风入弦:你是不是有病?虐猫好玩吗?

 

可惜竞技场屏蔽对战双方对话,她敲出来的都是乱码。

 

法师不紧不慢,继续敲星轨,后者脑袋上迸出细小血花,渐渐地,数千的血量被敲掉了一小块。另外两场战斗可谓势均力敌,双方掉血都很慢,等星轨血条半空,敌方剑客终于抓住破绽,将映月挑飞,一套爆发灭杀。

 

他来到星轨背后,似乎观看了一阵澄江如练与含光的拉锯战,后摘掉长剑,一拳揍在星轨脑袋上。

 

-20。

 

-15。

 

-20。

 

星轨:喵。

 

灵风入弦:……MMP

 

她看出来了,对方一点不急,且不在意输赢。为什么揍猫,也许是因为不能插手场上二人的斗争,手痒无聊。又过了几分钟,剑客突然挂起武器,破防后一道天隙流光,星轨发出一声惨叫,肥大的猫身轰然倒地,气绝身亡。与此同时,十分钟的战斗时长耗尽,对方三人存活,己方仅剩澄江如练。

 

他们输了。

 

回到等候室,灵风入弦还处于抑郁中。同样抑郁的还有澄江如练。

 

【队伍】澄江如练:再给我点时间,含光一定会死。

 

这是实话,他的高输出技能CD基本已过,含光解控技能却刚刚交出。两人都是残血,对方赢面极小。

 

【队伍】澄江如练:映月怎么死的?

 

【队伍】映月:抱歉,风筝时看到对方法师踩着灵风尸体敲猫,不小心笑呛了。

 

【队伍】灵风入弦:……

 

【队伍】灵风入弦:对不起,我死得太早了……

 

【队伍】映月:你是运气不好,我还没碰到过竞技场敢点瘫痪技能的法师,关键,她竟然瘫痪成功了。

 

【队伍】澄江如练:法师大挪移无视蒲公英,但动作很好判断,下次对方起手,你同时把猫召回,瞬间抗性可以使大挪移落空。

 

【队伍】灵风入弦:好。

 

【队伍】澄江如练:做好心理准备,这个时段玩家都在过节,游戏人本来就少,又都是两钻一黄金,两远程一近战的配置,我们很可能再碰到他们。

 

【队伍】澄江如练:照顾好自己,不死即可。

 

这就是说,如果再遇到,依旧各自为战。

 

灵风入弦心中很绝望:PVP,她是个手残啊!没人帮忙,一定会死的!

 

澄江如练已经开始盲排,不多时,三人被传入竞技场。读图画面结束,灵风入弦看到场地另一端的对手。

 

仙气飘飘的琴师含光,敲猫法师,揍猫剑客。

 

她的脑袋开始痛。

 

【队伍】映月:灵风放心,这回我肯定不笑。

 

【队伍】灵风入弦:……星轨不会再被瘫了!

 

战斗开始,三人各自分散,对方心领神会,分别迎上。

 

一袭淡蓝衣裙的法师手持同色彩绫,绫带飞扬,随着前行的轨迹划出一道残光。灵风入弦甩出技能,紧张地盯紧她的动作,见到法师扬手,立即将飞奔过去的星轨召回。

 

星轨啪一声砸在脚边,而下一秒,她的人物被吸入法师手中。

 

灵风入弦:……???

 

灵风入弦:说好的抓猫呢?

 

人被控住,所有技能全灭,只有将召唤兽召唤到脚边的技能还在。为使召唤这样的脆皮职业不至于被控必死,召回猫的同时,可将三米范围内的敌方弹开。

 

问题在于,第一次召回星轨时,CD二十秒的弹飞效果已经空放过。

 

灵风入弦只能心中默念:瘫痪不成功瘫痪不成功。

 

可惜事与愿违,法师劈手一摔,萝莉被砸在地面,吐出一串泡泡!

 

灵风入弦欲哭无泪,星轨无人控制,主人又没死,只会追着攻击方做普通攻击,不一会儿就哀嚎一声魂归天外。

 

灵风入弦产生了对方会手敲自己的错觉。

 

然而法师没有理会她,转向映月,抬手就是一道寒冰术。正蹦蹦哒哒放风筝的映月速度顿时一慢,被两人夹攻,左支右绌极其狼狈,没多久就在吃了一串技能后英勇就义。

 

腾出手来的剑客冲了过来,灵风入弦飞快步上映月后尘,双腿一软进入濒死状态。

 

人物濒死,可以起身打坐,十秒后残血复活,她在地上趴了一会儿,见敲猫法师与揍猫剑客站在她的尸体边,围观含光与澄江如练的拉锯战,悄咪咪坐起运气。眼看进度条要走到尽头,法师回手一记普通攻击,一彩绫敲在她头上。

 

灵风入弦画面黑白,死透了。

 

灵风入弦:MMP……

 

一切似乎回到了原点。

 

【队伍】映月:他们不守规矩……

 

【队伍】灵风入弦:也没有刻意定下单挑的规矩。只是我觉得,自己被法师针对了……

 

【队伍】映月:她不是针对你,她是恨你。你是我见过第一个被法师用物理攻击弄死的人。

 

【队伍】灵风入弦:……

 

结局一如既往。澄江如练占据优势,却直到时间耗尽也没能杀死含光。存活率三比一,己方落败。

 

回到等候室,澄江如练意犹未尽。灵风入弦心塞如狗。以往三五分钟就能解决一场的团队战,两次都消耗了十多分钟。映月是位上班族,时间有限,先行退出。

 

房间里只剩下两人,灵风入弦犹豫片刻,还是没有忍住。

 

【队伍】灵风入弦:会长,我总觉得刚才的法师好像一个人。

 

【队伍】澄江如练:剑客应该是含光身边的小跟班,法师应该也是云深成员。你认识?

 

【队伍】灵风入弦:法师杀我的时候起手很快,技能衔接有自己的套路,很像一个人……

 

澄江如练没有说话,想必也有了猜测。

 

【队伍】灵风入弦:而且她两次瘫痪都成功,几率实在太小。据我所知,那人有一条隐藏任务获得的橙色首饰,能大大提高命中。我和她切磋时被她瘫痪过召唤兽。

 

她斟酌着打了一长串发了出去,澄江如练还是没说话。就在灵风入弦犹豫是否再说的时候,耳边一句系统提示:冰冰进入了房间。

 

灵风入弦:……

 

【队伍】澄江如练:你看,冰冰是钻石,刚才那位法师是黄金,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

 

灵风入弦:……

 

【队伍】冰冰:灵风,澄江都跟我说了。刚才我在平原看风景,你说的法师不是我。

 

灵风入弦十分崩溃,同时十分后悔。

 

你以为你在说悄悄话,直男却并不觉得,并且通传飞快。

 

【队伍】澄江如练:我和冰冰带你进去,应该还能碰到那三位。

 

直男在积极寻求解决方法,并没发现你十分尴尬。

 

【队伍】冰冰:上次切磋,你说我依靠装备耍赖,瘫痪技能我就再没强化过。既然有人把这招用在你身上,再遇到他们,看我帮你报仇。

 

【队伍】灵风入弦:谢谢你。

 

对方如此善解人意,她还能说什么????

 

冰冰是莲花坞出了名的女性高玩,操作上甚至较映月更好些,加上两人经常带灵风入弦做任务,配合起来更为默契。连胜任务很快完成,距离势力任务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冰冰建议再排一把。

 

命运的相逢就这样发生了。

 

看着远处腕缠蓝色彩绫的法师,灵风入弦暂时打消了心中的疑虑。但账号可以换人上,项链可以交易,法师的套路她曾经遭遇过,记忆深刻,故而立即想到了冰冰。

 

【队伍】冰冰:灵风,等一下你向后撤,如果剑士攻击我,就让星轨控住他。

 

【队伍】灵风入弦:好。

 

战斗开始,澄江如练提剑追砍含光,灵风入弦猫在冰冰身后,指挥星轨扑向剑客。方才给她造成了巨大心理阴影的蓝衣法师面对飘然而至的冰冰,扬起一臂。

 

就在这个瞬间,冰冰纤腰一拧,身形如风落在几步外,利用闪现抗性躲避开对方的大挪移,同时抬手抓过蓝衣法师,向地面一摔,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等冰冰收回彩绫,蓝衣法师已瘫在地上吐泡泡。

 

冰冰转向剑客,对方见势不妙,扭头就跑,只是金刚令效果一结束,就被两人一猫合力揍到濒死。

 

【队伍】冰冰:去,拿你的法杖,敲死他。

 

【队伍】灵风入弦:……

 

灵风入弦:情敌好帅我好心塞。

 

灵风入弦梆一声敲死剑客,如法炮制梆一声敲死法师,大仇得报,与冰冰原地坐下,围观澄江如练撕含光。

 

【队伍】冰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才能让耍恶意手段的人望而却步,你说对不对?

 

灵风入弦无端背后一凉。

 

澄江如练与含光还在相互磨血。竞技场强化人物血量,同时降低攻击力,为的就是拉长战斗时间,对爆发弱的控制型职业更为不利,控制与逃生技能配合不当,就容易被抓住按倒。只是两人逃生与免疫的使用都十分到位,含光的攻击下血太慢,澄江如练又很少能找到机会完全爆发输出。时间分秒而逝,战斗恐怕又要以人数差异计算胜败。

 

能赢就是好事,灵风入弦看着含光的血量一点点消耗,正在兴奋,身旁端坐的冰冰忽然起身,扬手就是一招流星火雨。这是法师攻击最高的技能,含光正背对着她,猝不及防之下,血条一空到底。而那最后的一丝,被澄江如练抛出的飞燕剑带走。

 

白衣琴师伏在地面陷入濒死状态,伴随着古琴开裂的效果音,艰难地撑起身体。

 

【队伍】灵风入弦:……

 

冰冰的人物吹了吹手上彩绫。

 

灵风入弦心中呵呵了一声。澄江如练性格强势又爱面子,一举一动都试图踩在道义的中心线上,那点小小的幼稚被他掩饰的很好。单打独斗让人出手相助,八成要不悦。

 

谁知澄江如练在濒死挣扎的含光身边站了一会儿,一招普通攻击敲在含光脑袋上。

 

琴师彻底扑街。耳边响起激昂的庆祝音乐,完胜画面结束,三人被传入等候室。

 

灵风入弦:……

 

灵风入弦决定挑唆两句。

 

【队伍】灵风入弦:会长要单挑的吧?

 

【队伍】冰冰:横竖要赢,时间不够,弄死再说。

 

【队伍】灵风入弦:含光岂不是要指责我们以多欺少?

 

【队伍】冰冰:原本就是三三竞技,讲究团队配合,谁让队伍中有短板,只剩他一人孤军奋战呢?

 

身为短板的灵风入弦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

 

【队伍】澄江如练:杀就杀了,随他抱怨。若是不服,稍后去势力地图再战一场。

 

灵风入弦心想:其实不管手段如何,只要含光死掉,你就开心了是吧!

 

早知这样,她就该一串技能招呼过去按灭含光,也好讨好澄江这位记仇的幼稚鬼啊……

 

【队伍】灵风入弦:势力boss要刷新了,咱们走吧。

 

竞技场这伤心地,她是一秒钟不想呆了。

 

 

 

势力地图位于风之平原一角,是一片占地广阔的沙地,植被稀疏,几乎没有掩体,非常方便正面硬刚。双方营地位于东西两端,由各自的NPC把守。这些NPC拥有秒杀近等级玩家的实力,从来没人敢去招惹。

 

每四个小时,某一频道的沙漠中心会刷新两只分属两方势力的妖兽,一只被玩家杀死后,另一只随之消失。而杀死妖兽一方的玩家根据伤害量,可以获得丰厚奖励。

 

这就意味着,如果参与的人数太多,输出分散,伤害量不足,大部分人会空手而归。在应付妖兽的同时,还要提防对方势力偷袭。

 

为了可能开出橙武的宝箱,玩家在长久的摸索与消耗中相互妥协,约定场次分散行动。四大公会因从管理到成员多是上班族,在线时间有限,占据了傍晚的黄金时段,由两家对立公会公平决出妖兽归属,以确保参与围剿的公会人员数量在可控范围内。至于散人,即便出现在势力地图,也会被联手清出。

 

澄江如练来到势力地图时,作为对手的云深不知处也全员到齐。屏幕上密密麻麻全是身着各色服饰,武器光华流转的玩家。

 

【队伍】灵风入弦:好卡。

 

【队伍】冰冰:决出胜负就好了。

 

为了节省时间,莲花坞与云深不知处决定妖兽归属的手段不是群殴,而是双方各出一人,公开场合单独较量。胜利方杀怪取宝,失败方协助清理误入地图者,等待第二天的机会。

 

因为围观者众多,输赢牵涉利益,通常情况下,出面约战的是澄江如练与泽芜。

 

今天也不例外,白衣剑客立在场地中心,等待莲花坞择出对手。

 

泽芜的人物与含光有七八分相似,许是性格原因,他创建的人物嘴角上翘,眉眼十分温柔。一手执剑,腰间挂着作为配饰的玉箫,被夷陵老祖嘲笑为披麻戴孝的流云逐月穿在他身上,少了几分含光的清冷出尘,多了几分不具疏离感的高洁淡雅。

 

灵风入弦仔细看去,泽芜身后站着含光,后者左右分别是含光的徒弟思君可追与一名剑客。剑客名叫景仪,看服装应该是竞技场中拳打星轨的那一位。她看了好一阵,也没在人群中找到蓝衣法师。

 

泽芜与澄江如练之间的例行对话已经开始。

 

【当前】泽芜:澄江,之前的事实在抱歉。

 

景仪向后退了两步,钻入到人群中去了。

 

澄江如练敲死了含光,心情正好,这也挡不住他对泽芜阴阳怪调。

 

【当前】澄江如练:他说的没错,蓝会长貌美如花,哪个男人好在相貌上和你比?

 

【当前】泽芜:那我们谈谈入赘的事?

 

【当前】澄江如练:……

 

【当前】泽芜:我看大家比较紧张,开个玩笑。

 

澄江如练显然并不觉得好笑。

 

【当前】澄江如练:多余的话就不说了,云深今天由谁出战?

 

【当前】泽芜:依照惯例,就由你我较量。

 

【当前】澄江如练:还是换含光吧,竞技场我们没能决出胜负,正好再比一场。

 

【当前】泽芜:野外远程占优,还是同职业之间切磋稳妥。

 

【当前】澄江如练:我都不在意,蓝会长又何必计较这些?

 

【当前】泽芜:我都听含光说了,三场对决他一直处于劣势,并不是澄江你的对手。点名选他,有些欺负人呀。

 

【当前】泽芜:含光,你说是不是?

 

停了好一阵。

 

【当前】含光:是。

 

百余玩家围观两人瞪眼说瞎话。

 

灵风入弦仿佛看到一位任性找茬的娇蛮大小姐,以及温柔包容,笑着顺毛的二十四孝好男友。

 

她打了个哆嗦,将恐怖的画面驱散。

 

人群中依旧没有蓝衣法师的身影,灵风入弦心中灵光一现。

 

【密语】灵风入弦传音澄江如练:会长,冰冰pvp那么厉害,为什么从不参与势力切磋?

 

【密语】澄江如练传音灵风入弦:你想说什么?

 

【密语】灵风入弦传音澄江如练:竞技场最后一次碰到那位法师,她的水准简直一落千丈,仿佛换了个人似的。而在之前,她的走位和技能施放,都是冰冰的路数。

 

【密语】澄江如练传音灵风入弦:她杀你也就一套技能的事,能看出什么路数?

 

灵风入弦:……

 

【密语】灵风入弦传音澄江如练:说起来冰冰操作很强,却从没参与过势力对战。会长若是懒得同泽芜动手,不如派冰冰去。男女对抗,泽芜胜了不算光彩,败了,难免颜面扫地。

 

澄江如练没有回应。

 

灵风入弦开始信口胡诌。

 

【密语】灵风入弦传音澄江如练:冰冰跟我提及泽芜含光,也是赞赏居多,或许两人认识呢?她若是熟悉泽芜套路,胜率也高一些。

 

澄江如练又沉默了一会,就在灵风入弦怀疑自己的挑唆太过明显时,他开了口。

 

【队伍】澄江如练:冰冰,你去对战泽芜,有把握么?

 

冰冰的人物站在澄江如练身边,毫无动静。

 

【队伍】澄江如练:在么?

 

泽芜很久得不到回应,询问了两句。

 

【当前】澄江如练:稍等。

 

很快冰冰走了回应。

 

【队伍】冰冰:刚才离开了一下。没有问题,只要泽芜同意。

 

泽芜当然不同意,但他看上去是个脾气很好的人,遭遇分歧,历来拗不过澄江如练。几分钟后,冰冰与泽芜面对面站在人群围出的圆形真空带正中。两个人物皆是白衣飘飘,身形高挑,相对而立,赏心悦目。

 

【当前】泽芜:开始吧。

 

无数道目光集中在两人身上,冰冰的活动范围局限在竞技场,几乎没在野外出手过,势力战也鲜少参与。但能被澄江如练派出迎战泽芜,想来不是好对付的角色。

 

所有人期待着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泽芜的话刚说完,冰冰抢先出招。彩绫卷着冰火向泽芜袭去,连串攻击衔接紧密,配合CD时间,既做到了飞速下血,又兼顾技能循环。

 

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在于,泽芜保持着非战斗状态,既不攻击,也没出手防御,任凭对方将火球冰雨砸在身上,连个盾防都没用。冰冰的两轮攻击还没结束,他便委顿在地,陷入濒死。

 

白衣法师收回彩绫,举在嘴边一吹。

 

【当前】冰冰:承让。

 

灵风入弦:……

 

灵风入弦:裤子都脱了,就给我看这个?

 

澄江如练和她一样崩溃。

 

【当前】澄江如练:泽芜,你这是什么意思?

 

比斗胜负已分,自然没人出手将泽芜揍到死透。他在地上躺了一会儿,起身盘膝打坐,很快重新站起。

 

【当前】泽芜: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当前】澄江如练:……

 

【当前】含光:?

 

莲花坞的公会频道炸开了锅,都在讨论泽芜崩掉的人设。云深众人木桩似的戳在原地,相信内部也是暗潮汹涌。

 

灵风入弦将情况消化了一下。

 

【队伍】灵风入弦:泽芜被盗号了?

 

【队伍】冰冰:没有。

 

【队伍】澄江如练:你和泽芜认识?

 

【队伍】冰冰:谈不上认识,只是划分势力之前,云深不知处招揽过我。

 

【队伍】灵风入弦:不止是招揽吧?

 

【队伍】冰冰:好吧,泽芜向我发出过结缘申请。

 

【队伍】澄江如练:这事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队伍】冰冰:小事而已,没什么刻意提起的必要。

 

灵风入弦听得心惊肉跳,又不好继续追问,抓心挠肝地等冰冰继续描述细节。然自此之后,澄江如练与冰冰好像离开了一样,双双沉默,直到泽芜告辞。

 

【当前】泽芜:澄江,既然莲花坞胜,我们就先走了。

 

【当前】澄江如练:好。

 

【当前】澄江如练:多谢蓝会长相让,过后,莲花坞会有补偿。

 

【当前】泽芜:不必。

 

很快场地上的玩家散了一半,澄江如练在公会中安排另一位剑客主T,他与冰冰却没有参与到围剿中去,而是站在原地,不知在发什么呆。过了会儿,紫衣游侠运起轻功飞离现场,冰冰很快跟上。两人在不远处一株柳树边停下。

 

灵风入弦意识到,澄江如练该是在与冰冰传音。她随手丢了几个技能,退出战圈,看着垂柳碧草掩映下的一男一女。

 

澄江如练不去T怪,和冰冰一起丢下妖兽,猫在远处窃窃私语,身为三人队中的第三人,灵风入弦十分尴尬,回想今天发生的连串事件,又变得沮丧异常。

 

那么问题来了。

 

这两人是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

 

现实没有给她太多思考的时间。

 

【队伍】冰冰:灵风,我和澄江先去竞技场了。

 

灵风入弦决定挣扎一下。

 

【队伍】灵风入弦:我也去。

 

【队伍】澄江如练:不必了。

 

灵风入弦:……

 

【队伍】冰冰:澄江今天输了两把,我和他去上分,你留下打宝箱吧。

 

身为害澄江如练输掉的罪魁祸首,灵风入弦无言以对。

 

【系统】澄江如练退出了队伍。

 

【系统】冰冰退出了队伍。

 

灵风入弦:MMP着什么急就不能等我先退吗?

 

她愤怒地转向妖兽,发现在她聊天走神期间,孤军奋战的星轨,已经被妖兽拍死了。

 

 

 

 

 

紧赶慢赶聂瑶也没出现就不打TAG了……

 

 

评论(35)

热度(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