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基本弃号,请勿关注。不定时清文,要文包请私信

【聂瑶】草木(八)

感觉过了一百年(ㅍ_ㅍ)

棂倾:

意外不意外?我终于想起来放文了。

孟瑶看了他一眼,脸上露出十分惊恐的表情。温若寒看他这副如同受惊小兽一般的表情,瞬间来了兴趣。两个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四周的气流仿佛都静止了。

孟瑶突然猛烈的咳了几声,瘦小的身体随着咳嗽不断颤抖着,仿佛要把身体里五脏六腑都咳出来一般。温若寒给身旁的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人心神领会,走到帮着孟瑶的架子旁,替他松了绑。孟瑶没有支撑,跌坐在冰凉的地宫地面上。他捂着胸口,咳的更加厉害了,原本就白皙的皮肤显得更加苍白,半点血色也没有。

温若寒倒是先开了口,他冷笑道:“你是从聂家那个聂明玦手里跑了的?真是难为你了。”

孟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一副没有力气的模样,看着是十分可怜。

“小东西,你有那个本事从聂明玦手里跑了么?我不认为。”温若寒的语气依旧带着笑意,“他让你来干什么?”

孟瑶从小观凡间俗世,耳濡目染也学习了不少。他早已在脑子里编好了瞎话,学着记忆里那些流莺被恩客抛弃后怨毒的神色,冲着温若寒磕了个头,然后说:“我不是聂明玦的手下,我曾是他的枕边人。”

温若寒眸光一动,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抚掌笑了起来,说:“从来没听说过聂明玦会对男欢女爱感兴趣,他也确实不像个会疼人的,只是……没想到他会喜欢个这么漂亮的小孩,哈哈哈。”

孟瑶听他此言,费了很大力气才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挪到温若寒身边,咬着牙说:“我父母曾经在他麾下,因为他而死,我长大后接近他也是为了替父母报仇,不料被他发现了,想要杀我,我拼死逃了出来,我一直伴他左右,军中机密也窥探一二,只要温宗主肯收留我,我一定把我知道的全部禀报。”

温若寒故作迷惑:“聂明玦是那种会滥杀无辜的人么?”

孟瑶说:“上位者手里,怎么不会有几条冤魂?”

温若寒沉默了一会,说:“给我一个让我相信你的理由。”

孟瑶温温润润的笑了,说:“温宗主现在有什么理由不相信我呢,如今聂明玦都已经打到外面了,如果温宗主再犹豫一会儿,他可能就要破门了。”

温若寒目光突然冷了下来,但是孟瑶说的也是实话,在犹豫一会儿聂明玦的确要打进来了。他的人带回孟瑶,也是因为看出他是从聂明玦的军中跑出来的,就算孟瑶不是这个身份,他就是拷问也要逼他吐出点什么东西来,何况方才孟瑶说了那番话,简直让温若寒心中大喜。

此时孟瑶却想的是自己那句枕边人,他之前天天缠着聂明玦做那等事情,在人间的确是只有夫妻爱侣才能做的事情,说是枕边人也不算错。

孟瑶又补充了一句:“现在可以做的事情……我可以帮温宗主把……咳咳……把聂明玦安插在不夜天城的眼线都挖出来,不过您看我连站都站不稳,是否可以让我歇息一二?”

温若寒当即答应:“来人,带这小公子去歇息。”

孟瑶又笑了笑。

聂明玦依旧在和军中将领商讨不同的攻打方案,此时觉得鼻腔酸痒,话说到一半便停了下来,有人见他似乎不适,道:“聂宗主从昨夜就没有休息了,不如我们先退下?”

聂明玦点头,说:“也好。”

孟瑶那边还没传回来消息,他们也不敢预料孟瑶能进行到哪一步,只好等着消息。

聂明玦哪里知道孟瑶怎么在背后说他的。

等那些人都退下之后,聂明玦想起去看看孟瑶留给他的那朵花,他打开匣子,那花仍旧娇艳,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却又不知道不安从何而来。

快要尘埃落定了吧。

评论(3)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