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基本弃号,请勿关注。不定时清文,要文包请私信

【聂瑶同人】【原著向】倒霉(十)

此念一起就有些收不住了,聂明玦心中烦躁更甚,然现实没给他继续发挥想象力的机会。一成不变的流水终于起了变化。

一条形似水藻,却比水藻庞大许多的带状物穿出水面,带起一串黑色水花,紧接着如猛虎扑食一般扎进不远处的水中。

聂明玦戒心顿起,拔出霸下,却不敢贸然出刀。好在没过多久,金光瑶的脑袋从水中钻了出来,神情还算镇定,看到聂明玦,向他伸出手。

聂明玦抓住了那只手。

他用力一带,金光瑶的身体却仅仅被带出一半,一股巨力又将他扯回去两寸。金光瑶道:“有东西缠着我,我拔不出剑!”

他露出水面的身体上能看到巨型水藻的边缘,水下恐怕缠的更多,并在不断收紧。巨蟒缠身的滋味令他被水冻白的脸更加灰败,一手被聂明玦拉着,一手深入水下似乎想要拽出不悔。

“忍着点!”聂明玦道了一声,手上加力,硬是抗住了那水藻的力量,让金光瑶腰部出现在水上,紧接着挥刀便砍。

霸下刀锋所到之处,水藻纷纷被割开断裂,惯性令金光瑶扑出岸边,险些将聂明玦撞倒。

“怎么回事!”聂明玦问。

“快走!”金光瑶头也没回道。

“抱紧!”聂明玦知事态紧急,来不及将金光瑶放下,霸下回鞘,一手托住金光瑶,转身就走,边走边扯缠在金光瑶腰间失去力量的水藻。

二人身后的水中,七八条巨大的墨绿色植物茎叶甩了出来,拍打在岸边,顷刻间土石俱裂。万幸的是那东西似乎扎根在水底,能力范围有限,很快被聂明玦甩在身后。

待到跑出了走尸圈,金光瑶气息已然平稳下来,发现自己双手抱着聂明玦的脖子,为了不在颠簸中掉下去,双腿也缠在聂明玦腰,而聂明玦的手托着他的臀部。

“……”

金光瑶起了一片鸡皮疙瘩,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忙道:“赤锋尊,放我下来吧。”

聂明玦闻言驻足,松开手,金光瑶落在地上,退了两步,偷眼看他,见对方深色坦然,形容如故,不由暗道:“事急从权,我慌什么。”

他三下五除二将剩下的水藻扯掉,对自己掐了个辟水诀,略微整顿仪容,才对聂明玦道:“我入水之后,发现河底密密麻麻全是水藻,就收敛生气顺着那些东西向下游行了近百米,那里……”他顿了顿,想将散开的头发束起,发现发带丢在了河中,就此作罢。接着道:“那里是源头所在,只所以群尸聚集,是因为那东西要开花了。”

水藻顺着河道延伸了不知多长,伺机抓人送到即将开放的恶花处,其他地方即便有人落水,数量不多,就没引起重视。这也就解释了为何偏恒明店附近死人与走尸数量不符,原是从落阴河沿途被抓来的。

聂明玦道:“杀了这许多人,必须尽早铲除。”

金光瑶道:“那东西法力不强,却量多难缠,我发现它们对生灵敏感,死物却置之不理。我收敛灵气屏住呼吸,它们就很难发现。”

聂明玦道:“我教你速回,你跑那么远做什么。说的好听,不还是被发现了?”

金光瑶脸上讪讪,他可不能说是回途中动了逃跑的念头,略一犹豫才被缠上的。

聂明玦看他尴尬,不好再说什么,道:“明日商议对策,夜里再来除它。”

金光瑶点头称是,两人回到农家,没有惊动主人,翻过院墙回到房中。

等离了旷野,金光瑶身上那股与河道中一样甜腻腻令人作呕的香气便愈发浓重起来,聂明玦身上也沾上了点。两人对此嫌弃得很,相背换了衣服,金光瑶头发上的味道却是奈何不得。

聂明玦道:“不知这味道有没有害处。”他是活尸自然不怕,金光瑶却是活人。

金光瑶几个除秽法诀下去毫无用处,便放下不管,对聂明玦笑道:“有是有,但可以忽略不计。”

聂明玦挑眉。

金光瑶道:“这是那朵花散出来的,植物开花为了结果,妖物开花自然是为了求偶。”

聂明玦闻言瞧金光瑶看去,但见他新换上的内衫松松垮垮披在身上,摘了面具,苍白的脸上有一团不健康的红潮,心中便是猛然一跳。

金光瑶见他看过来,并不在意,反而又冲他一笑,道:“赤锋尊放心,我是修士,哪里会被它影响。至于您,活尸一具,更不用怕了。”

他这一笑,带着三分媚意,又像是忘记了两人的身份,很是随性慵懒。聂明玦暗道:“这哪里是不被影响的样子。”

想要提醒他几句,却见金光瑶已然闭目盘膝坐下,一头乌发如瀑倾泻散在地上,清冽的灵力随着清心诀在周身流转,不一会儿,嘴角那抹微妙的笑意敛去,一张脸恢复了往日的清雅。

评论(7)

热度(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