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基本弃号,请勿关注,不定时清文。

【聂瑶同人】【原著向】【倒霉】(十三)


金光瑶一路掠出几里,离了恒明店,脚下渐渐慢下来,在路边寻了一根嫩草叼在嘴里,用牙齿碾碎甜甜的草根,大摇大摆走上官道。

本要按原计划北上,想到聂明玦那句“不净世不追究不泄密”,啐了口嘴里的碎草,心道:“这可是你说的,既然你主动放我,那我便不着急了,先回恒明店领了功劳再说,省的便宜了聂家人。”于是一转身回往恒明店去,又想:“就算再碰到聂明玦,他定拉不下脸反悔,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天色初明,金光瑶到了村中,邪祟已除,自有村民千恩万谢。他随便说自己是个散修,而同行的修士则已折在战斗之中。

总之,这次祛除邪祟,与清河聂家毫无关系。

待到他如众星拱月一般被送出恒明店,聂明玦也没露面,想来是直接回不净世了。此时尚早,路上行人寥寥无几,金光瑶朝辽东方向慢悠悠走着,忽听身后有人喊:“金从嘉?”

他心中一动,没听见似的,步伐不变继续前行。

那人见他不理,却像更确定了些,声音更高:“金从嘉!站住!”与此同时,一人从金光瑶身边飞过,落在他面前的道路中央。

来人是个身着白袍的少年。与他年纪相仿,脸色很臭,长得倒颇为俊美,手中一柄金色长剑此刻已然出鞘,凌厉的双目微眯着:“好你个……”说到一半,看到他的脸,将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金光瑶带着面具,自不怕他,只奇道:“这位道友,你在叫我吗?”

那少年很是惊愕,横剑上下打量了金光瑶一番。

修士之间自有辨人法门,他方才觉得这人周身灵力波动极为熟悉,身形更是与金璇一般无二,才要拿他,此刻见金光瑶一脸茫然,不似作伪,听他语气也是陌生,才将剑放下,道:“认错人了,得罪。”

金光瑶友善地冲他一笑,心道:“做了宗主,还真长进,至少不像往日,二话不说先揍人一顿再说。”这么想着,步履从容就要离开。行出几步,感到那少年站在原地,像是还不肯死心,顿时暗呼倒霉。

果然,就听那少年道:“喂,你面具翘边了。”

话音未落,一道剑气自身后袭来,金光瑶没有办法,拔出不悔抵挡。他与聂明玦为了掩藏身份,兵器上亦做了伪装,平日不出鞘便罢了,一旦出鞘却是藏不住。

金光瑶心道:“怎的我离了聂大,反倒更倒霉了?”

金色剑光与不悔剑锋相撞,发出嗡的一声。那少年见状,劈手又是一剑:“好哇!果然是你!”

两人唯恐误伤,边打边转向道旁荒野。金光瑶只想脱身,奈何对方缠的紧,眼见着四下无人,他一剑将岁华挑开,笑道:“金凌,你不在金麟台呆着,跑到这穷乡僻壤做什么?”

金凌举剑再刺:“来捉你这缩头乌龟!”

金光瑶将他养大,金凌的脾气,自然一摸一个准,瞧他一身低调,没打扮成那骚包的小金人,就明白了七八分,轻笑一声:“你不是宗主做的憋屈,又逃家了罢?金凌,你几岁了?”

“我呸!”果然金凌剑眉倒竖,声音都尖利了许多。“金璇,你出去野了一番,胆子倒是大了不少!再胡说,我割了你的舌头!”

他还未及冠,到底年轻,做宗主以来屡遭掣肘,真是有苦说不出。好容易逃出来散散心,逛到清河,听说此地有异,便来除祟。如今巧遇金光瑶,那憋了一肚子的气正好撒在他身上。

金光瑶道:“金宗主好大的威风!我已除族,丹砂都抹了,您跑到聂家的地盘欺负不相干的人,实在是有失风度呀。”

金凌道:“我就是要揍你,如何?”

金光瑶道:“你揍我,我哪敢还手,打了小的来老的,没完没了。你说是不是啊,江宗主?”

金凌被他最后三个字说的毛骨悚然,四下一看,却不见江澄,一回头,金光瑶已经跑出老远。

金凌顿觉七窍生烟,提剑便追:“金璇!你好不要脸!”

金光瑶这身体根骨佳,他也勤勉,奈何让金璇荒废过,此时被金凌坠在后头,长久下去,定是要被追上。

金光瑶边跑边心道:“倒霉!遇上旁人也就罢了,偏是这个小魔星。必须尽快甩掉他。”

刚心生一计,只觉身侧劲风传来,金光瑶向左一避,余光中紫芒闪现。转头看去,见金凌收了剑,手中执着一根电光缭绕的鞭子,将鞭梢催到最长,想要抽他,这下更如火烧了屁股,恨不得再生出两条腿才好。

金凌道:“奸贼!现在停下,饶你不死!”

金光瑶心道:“这话我才说过,下句便是‘这你也信’。”口中道:“金凌,你偷江宗主的灵鞭,不怕他循着灵气抓你回去吗?”

金凌恨不得抽死他,怒道:“你才偷!这是舅舅给我防身的!今天看是他先找到我,还是我先抽死你!”

金光瑶忌讳紫电,提起灵气边逃边躲,还是与金凌拉近了距离,几次险些被鞭梢击中,又坚持了一盏茶功夫,终于成功将金凌引到了落阴河。

河水还未净化完毕,黑浪滚滚,带着甜腻的异香。金光瑶心道:“我看你跟不跟来。”三两步来到河边,一头扎进去。金凌的鞭子这时也到了,夹着劲风抽在金光瑶腿上,紫光一闪,下一秒,金光瑶整个人消失在黑水之中。

金凌看看那污浊不堪的黑河,狠狠跺几下脚,到底没狠下心跳进去。

落阴河中,金光瑶的魂魄如同撕裂一般,被紫电的灵气抽离出身体。但他人已完全入水,等魂魄稳定下来,便追上落向河底的身躯,重新钻入。

金凌人没下来,声音却到了,只听他在岸边喝道:“金璇!你这无耻小人!舅舅不愿管你,我却不会放过你这家族败类,有本事你一辈子别从水里出来!”

金光瑶屏住呼吸向下游撤,听了这话,在心中暗骂聂怀桑:“这聂二,还说江澄要抽我十几二十鞭,果然是在唬我。”

他身在水中,虽然暂时安全,但修士闭气也有时限,若是过几天,江澄循着紫电找来,他更加没有命在。

就在他心中焦急的关头,只听头顶噗通一声,金光瑶道是金凌忍着洁癖也要将他捉拿归案,抬头一看,先看到随着水流飘摆的破布条。

金光瑶:“……”

来人向金光瑶游来,伸手抓住他前襟,拽着他浮出水面。金光瑶刚一冒头,就听金凌在河边高喊:“哪里走!”吓得手脚并用缠住捞他之人,脑袋一缩,传音道:“赤锋尊救我!”

聂明玦没说话,飞身离开河水,运起灵气就走。他的修为非金凌可比,金光瑶只听耳边风声呼啸,金凌还在喝问:“你是何人,难道要与金麟台为敌?”

可惜他追不上,身形月落越远。

待金凌的声音完全消失,金光瑶终于松懈下来,心中庆幸道:“好险好险。”又觉得奇怪:“聂明玦为何还在落阴河处?难道他以为我会回去,所以没有离开,原地等我?”

很快他便对这想法嗤之以鼻,心道:“不论如何,今日我如衰神附体,可见不是离开的好时机。”

正在胡思乱想,聂明玦停下脚步,抓住他后心衣袍,将他从身上丢开。

金光瑶双脚落地,发现正置身荒林之中,四周只茂密的树木,举首不见人烟。再看聂明玦面沉似水,双目赤红,只是还未到尸变的程度。

金光瑶教聂明玦放走,一身狼狈地逃回来,又被聂明玦救了,饶是他很不要脸,如今也有些尴尬,瞧聂明玦面色不善,赔笑道:“多谢赤锋尊相救,若不是您,我怕是要被抓回金麟台受苦。”

聂明玦只是不语,金光瑶心道:“他教导我也算用心,调教这许久,徒弟却要跑,他生气也是应该。”

金光瑶此番倒了大霉,面具翘边这种事都能碰上,觉得还是聂明玦处安全些,便哄他道:“赤锋尊可是还在生我的气?您让我走,我回到恒明店,左思右想,深觉自己错了,本是要回来找您的,却让那金凌耽误了。您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聂明玦闻言,终于有了点反应,蹙眉道:“为何回来找我?”

金光瑶道:“您独自在外,又不能使用灵气,我放心不下。”

聂明玦嗯了声,听不出喜怒。

金光瑶道:“您是不是还不愿信我?”

聂明玦反问:“你可有骗我?”

金光瑶道:“我所说都是肺腑之言,您若不赶我走,还愿让我随您游历,时日久了,自然能感受到我的一片真心。”

聂明玦看了他一会儿,道:“我若现在就想知道呢?”

金光瑶道:“我说过甘愿为您化解怨气,您自管对我动手,金璇绝无二话。”

聂明玦道:“好。”

说着,伸手抽刀。

金光瑶吓了一跳,面上依旧一脸决绝,心想:“他要用霸下砍我,可见是气坏了,我正好趁机吐几口血,让他出气便是。”

刚想到这里,只觉胸前剧痛。

霸下一刀穿心,直没入刀柄。刀灵戾气随着撕裂的皮肉深入经脉,令金光瑶全身一震,抬头却见聂明玦目中无喜无怒,只有一片冰霜般的冷静。

须臾,聂明玦回手抽刀,带出一片鲜血,金光瑶趴伏在地,只听他道:“金光瑶,你既有此心,那我便再杀你一次。”



TBC

PS:一刀穿心,好爽。

评论(22)

热度(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