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基本弃号,请勿关注,不定时清文。

【晓薛】邂逅②;道长

邂逅②

 

 

②道长

 

CP晓薛,更新不定,长度不定,多数依旧是金光瑶视角。

 

 

 

青泽城外,一条小路蜿蜒过无边无际的青蒿地,风起,层叠碧浪伴随沙沙声由远及近而来,一眼望去如同置身于青色海洋之中。这便是青泽城的由来了。

 

金光瑶顺着小路缓步向前,身旁的草杆高低不一,有些几乎及一人高。这种时候,需得凝神静听,才可在满目一成不变的景色及魔音般单调的草吟声中分辨出妖兽的脚步。不悔一路饮血,靠近剑柄处雕刻的家纹浸出朵暗红色的金星雪浪,顺着剑身滴落在地。

 

青蒿丛中又现异动,金光瑶挥剑刺去,青芒穿草而入,伴随一声锐鸣,与一道剑气相撞,双双消弭于无形。

 

他咦了一声,后退两步,将长剑横于胸前。少倾,眼前青蒿被分开,从中钻出个人来。

 

那是个身形颀长的道人,手持一柄雪白长剑,边缘薄如蝉翼,银光流泻,显得剑身几近透明。双眼位置缠一条约四指宽的白色绷带,轮廓清隽,唇薄而浅淡。若不是道袍多处染血,肤色惨白中透出灰败,真可谓皎若云间月,冷如叶上霜。

 

金光瑶瞧他有些眼熟,也无敌意,便收敛灵气,放下长剑,心道:“我若见过这样堪称仙风道骨的人,不可能没有印象,更何况他目盲……”

 

想到这,他突然反应过来。虽然对方被绷带遮了半张脸,可那柄剑却是与他记忆中一般无二。

 

金光瑶顿时惋惜不已:“只可惜,是个死的,传闻他魂魄已散……如今这样与常人几乎无异,也不知有何机缘。”

 

他心中不住猜测,那道人出了青蒿丛,发觉金光瑶撤了攻势,也将霜华收回剑鞘,礼貌地开口询问:“这位道友,可为兽潮而来?”

 

金光瑶一路杀了不少妖兽,且越杀越多,便知前方山中怕是出现兽潮了。便道:“是。道长在寻找帮手?”

 

道人微抿了下唇,似是有难言之隐,听他声音很是年轻,顿了顿道:“那处暂时有人抵挡。小道友,可否先帮我个忙?”

 

道人说着垂下头来,摘下束发道冠,长发散开,金光瑶看到他乌黑的发间,靠近头顶的部分,露出几枚颜色稍浅,泛着灰色微光的东西。这东西金光瑶颇为熟悉,他当初受金光善之命研习鬼道,手下人做过许多类似的玩意儿,专为克制亡者,如今那些人死的死散的散,眼前这些便不知到底出自何人之手了。

 

又听道人道:“我为奸人所害,被这些透骨钉穿入头部,小道友可否帮我取出?”

 

金光瑶站着没动,谨慎地将道人从头到脚打量一番,见他一举一动颇为自然,并无傀儡的呆滞,问道:“道长,你我萍水相逢,先不说我有无坏心,凭你活尸之身,怎知取了这些钉子,你不会尸变发狂啊?”

 

道人一愣,像是刚考虑到这个问题,然他似乎有些焦急,稍加思考,解下佩剑一把丢在几步外。

 

那柄世间难求的神兵安静地待在青铜剑鞘中,被弃于尘土。

 

道人解了武器,向金光瑶摊开双手,做出个毫无防备的姿势,和气道:“小道友好眼力,只是若非实在没有办法,我也不至于这样冒昧。你看,如今我手无寸铁,哪怕你将架在我颈间也好,先帮我将透骨钉拔了吧。”

 

虽然双目被蒙,但他说这话时,语气颇为诚恳,甚至带有一丝祈求,放在这样个气度清朗的人身上,更加具有说服力。金光瑶本就有点兴趣,便应了下来,让道人弯下腰,帮他去取那深灰色的长钉。

 

他先将灵力顺着长钉入脑处探入,待摸清了几枚钉子的位置,心中略有些惊奇,口中道:“道长,这是谁钉给你的?”

 

道人不欲多说,只道:“仇人。”

 

金光瑶寻了颗略次要的钉子,用力向外一拔,拔出半寸,就听道人痛哼一声,然他忍住了,这声音几乎刚刚响起,就被他吞了回去。金光瑶待钉上的血流走一些,细细观摩上面复杂的纹路,须臾,又将那长钉推了回去。

 

道人似乎好受了些,见他这样,口中问道:“小道友为何不继续?不必担心,我不怕疼。”

 

金光瑶也不管他看不看得见,径自摇了摇头,将长剑拾起,交还给道人,解释道:“道长,你可是魂魄不全?”

 

道人颔首:“我曾身死,魂魄的确散了些,被人凝魂投入身体,制成如今这副模样。”

 

金光瑶道:“这些长钉不能拔,你如今心神清明,全靠它们镇住了不安分的一魂一魄,使之为你所用,若是没了,只怕你只会成为傀儡。”

 

道人一愣,浅淡的唇微微张开,攥住长剑的手也收紧了些,急切问道:“那么说,这些长钉不为控制我?而是为了控制你所说的一魂一魄?”

 

金光瑶道:“怕是有人没收齐你的魂魄,便使其他活人魂魄充数,他方法巧妙,除了需要长钉镇压,你与常人并无区别。”

 

他是从未见过这样奇特的方法,让不容于一句身体,属于两个人的魂魄相安无事,还能带动起躯壳,不得不赞一番琢钉之人的聪慧。

 

只是道人似乎突然恐惧起来,颤抖着唇,声音有些飘忽,问道:“活人?”

 

金光瑶道:“自然是活人。”

 

道人问:“失了一魂一魄,那人又会如何?”

 

金光瑶看他表情,便明白了几分。恐怕这道人并不觉得,用他人的一魂一魄挽救自己,算是好事。但还是实话实说:“寻常人,基本都会变得呆傻。有神魂强韧者,也许影响小些……可那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金光瑶听到长剑落地的声音。那道人失了剑,犹自不知,雪白绷带下凹陷的眼眶中流出血泪,透过布料一点点蔓延开来,直到布料吸满,又顺着面颊继续下淌,衬着惨败的皮肤,分外触目惊心。他浑身颤抖,嘴巴大张着,发出一阵干呕,却呕不出任何东西。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阵,金光瑶待他慢慢冷静下来,瞧他抚着胸口,唇色更白,依旧狼狈,心中颇不是滋味地想:“又是个被迫接受了‘好意’的人,只是瞧他这个样子,还不如魂飞魄散来的爽快。”

 

口中便宽慰道:“道长,你这样修为高深,除祟助人,什么好事做不得?贡献了魂魄之人也算死得其所,没准他甘心情愿,你也算全了他一番心意呢。”

 

嘴上这么讲,心中却一点不信。活人抽魂夺魄痛苦无比,八九成是要死的,活下来也要一生尽毁,又怎会有心甘情愿一说。

 

显然道人也这样认为,神色变得更加痛苦。他伸手想要自己去拔那些透骨钉,但好像被控制一般,每次快要碰到头顶,手都会不自觉放下。努力了多次没有结果,道人死了心,弯腰拾起长剑,再起身,悲苦便慢慢向冷厉转化。

 

“小道友。”只道人说道:“你不要拿假话安慰我,他要抽人魂魄,绝不会管对方愿不愿意。”说到这里,原本温和明朗的声音变得冷硬而愤怒:“我竟以为他会悔改……我真是……真是……”

 

金光瑶长叹一声,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他原本心情就不甚明朗,来杀妖兽撒气,还遇到这样个命途坎坷的道人,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郁闷得无以复加,只得道:“道长,如今我是帮不到你了,你瞧,这四下荒无人烟,一直向我诉苦也不是办法,不如你我结伴杀妖兽去,兴许砍着砍着,就会觉得,活着真好啊。”

 

道人听到他的话,冲他挤出一丝笑来,但是那笑非常勉强,因而古怪,在道人那张原本清俊顺眼的脸上,反而更加让人不舒服了。道人笑完,恢复到凌厉的神情,对金光瑶道:“小道友,不知修为如何?”

 

金光瑶以为他担心妖兽过多,自己无法应付,拔出不悔,催动灵力,口中道:“道长,寻常兽潮,在下还是有自保之力的,你若不放心,可去青泽多寻帮手。”

 

道人摇摇头,道:“不必了,与我同行之人怕是已剿灭大部分妖兽,你我回去,尽够。”

 

金光瑶道:“还请道长带路。”

 

道人道:“我还有一事相求,若小道友肯允,事后,我愿以此剑相赠。”

 

说着,将手中剑拔出,银芒流水一般划过,带出一路霜花般剔透的光彩。

 

金光瑶笑道:“道长还是先说是什么事吧,回报如此丰厚,恐怕那事也难成的很。更何况此剑已认主,我如何拿得?”

 

道人道:“与我同行之人,让我去搬救兵,独自抵挡兽潮约有小半时辰,此时即便活着,怕也已然力竭。”

 

金光瑶道:“你要我去救他?”

 

道人摇头:“我要你随我去,趁他疲累,杀了他。我与我一滴精血,我帮你与此剑认主,他若狗急跳墙,纵我伤人,剑也不会伤你。”

 

金光瑶:“……我真的,只是来杀妖兽的。”

 

道人道:“我瞧你于鬼道也有研究,那人若身死,你可将我头上透骨钉拿去,甚至可将我这活尸之体收为己用,只你要立下重誓,不得害人。”

 

金光瑶见他为了杀人,是连自己都不顾了,心道这究竟是多大的仇怨,不觉对此事有了点兴趣,想去看看做出这几枚锁魂钉的究竟是何人,便交出一滴精血,随口发了誓,跟着道人上路。

 

评论(17)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