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基本弃号,请勿关注,不定时清文。

【晓薛】邂逅②;道长(四)

薛洋目送两人身影浸入夜色,直到再也瞧不见了,方将灵力撤下,拾起被丢在地上的霜华。因主人虚弱而随之黯然的长剑入了他的手,忽地明亮了一瞬,又再次归于沉寂。

 

薛洋将霜华塞回给晓星尘,掏出方才擦脸的手帕,嫌弃地看了眼上面的血污,将其撇到一边,伸手理了理晓星尘凌乱的散发,以指腹替他将面上的血泪擦去,看着晓星尘抿得泛白的唇,笑道:“道长,你这样,不累吗?”

 

晓星尘的丹田不再空乏,便离开薛洋,拂开他的手,独自站好,手握霜华一言不发。

 

薛洋扬眉,见他情绪不再激动,反倒消沉得狠,便劝道:“要我说多少遍才好,道长想杀我,哪里那样容易,不如好好相处,也免得伤及无辜。”晓星尘恍若未闻,薛洋又道:“你我还是先寻一处落脚吧,让聂明玦找回来将我灭了,你上哪里去找宋子琛的消息?”

 

听到宋子琛三个字,晓星尘唇颤了颤,总算开口道:“若非敛芳尊,你是否要一直瞒我?”

 

他肯说话,薛洋便松了口气,回道:“我与你说,又有什么用呢?你还能将魂魄还回去不成?与其自寻烦恼,不如不知。”

 

晓星尘道:“那么我伤不得你,不是因为长钉作祟?”

 

薛洋轻笑一阵,眼中光芒闪动,语调轻佻道:“那自然是道长慈悲心肠,见我弃恶从善,不忍杀我了,适才赤锋尊对我动刀,不还靠道长解围嘛。”

 

晓星尘面露嘲弄之色,显然是一个字都不肯信。薛洋也不生气,扯了他的袖子摇上一摇,口中道:“道长,这荒山野岭,横尸满地,风又腥又冷,你我寻个落脚处先。”

 

薛洋的脸冻得发白,显然是冷得狠了,捉住衣袖的手都有些颤。晓星尘看不到他苍白的面色,却能听到他微抖的声音,又是一阵沉默,须臾道:“你好歹结了丹,又怎会怕冷。再者,他两人不会想到你还滞留原地,如今此处反倒是最安全的地方。”

 

薛洋笑道:“我道道长为人真诚,不想你也有这等思虑。”

 

晓星尘一甩衣袖,将薛洋的手甩开,愠道:“薛洋,你想说我真诚,还是愚蠢?”

 

薛洋不答,只道:“我抽了宋子琛魂魄,却未将他杀灭,连他身体都妥善保管,自然不算伤人。补魂之法非献魂者自愿而不得成事,没必要寻他人试验。金光瑶要我的命,我也只是毒了他一记,连解药都准备好了。这一下,道长该相信,先前所言,我说到做到吧?”

 

晓星尘冷声道:“你恶贯满盈,人人得而诛之,做再多善事,也无法偿还。”

 

薛洋又去拉他,附和道:“是是是,道长说的是。可我死了一了百了,谁知下辈子会不会继续作恶。如今你管束我,四处斩妖除祟,教我杀一人便救百人,岂不更好?”

 

晓星尘道:“凭你恶行,这辈子恐怕救不回百倍之数。”

 

薛洋依旧笑嘻嘻道:“那便穷我之力,能救多少,便救多少。只要道长不再寻死觅活,要做什么,薛洋定无二话。”

 

类似的场景几乎隔段时间便要上演,晓星尘听得耳中生茧,却又伤不得他,每每寻人来杀都会被薛洋施巧计化解,心中烦闷,冷冷道:“然你用在我身上的手段,着实令人恶心。要我时时与你相伴,比死还要痛苦。”

 

薛洋的笑容凝固了。

 

他松开晓星尘的袖子,在眼底流露出的怨仇映衬下,两颗原本可爱的虎牙如凶兽獠牙一般,使他的神情显得极为狠戾。即便如此,语气依然轻松平常,好像完全没有脾气:“总之道长,我是不会让你去死的,你且消消火,等天亮了,咱们打听下一方妖邪作祟之处好不好?”

 

这话说完,他也调整好情绪,又和先前一样勾起唇角。

 

晓星尘对薛洋变幻的神情一无所知,听他提起除祟,神色稍缓,暂时用其代替不愉快的回忆,霜华入鞘,留下一地渐渐消散的雪光。薛洋明白,晓星尘如此表现,就说明这一笔帐暂时揭过,在下一次冲突发生前,他与晓星尘又能有短暂的和平相处了。

 

这令他的心踏实了不少,再次笑起来,凑在晓星尘身边道:“道长,这次我挡了兽潮,也算救了一城百姓,你赏不赏我?”

 

晓星尘心知没用,并未躲闪,也不愿搭理他,任由他将脑袋贴在肩头,站在原地不知在想些什么。薛洋见他表情茫然,伸手将那条染血绷带解下,从袖中掏出一根新的。然他失了左臂,身量又没晓星尘高,纵然将绷带一端咬在口中,也无论如何系不上去。

 

晓星尘被那绷带在颈间拂来拂去,想要离他远些,身体却一如既往不愿动弹,好像被控制了一般,想要与薛洋靠近一些。他忍了忍,依旧无法驱散这令人从骨子里厌恶的渴望,问道:“你要如何?”

 

薛洋道:“我好冷呀,道长你帮我暖一暖?”

 

晓星尘冷笑一声,从薛洋手中拿过绷带,缠上双目,讽刺道:“你要活尸帮忙取暖,有用么?”

 

薛洋道:“当然有用,我只要想起道长,浑身都热起来了呢。”这样说着,抓起晓星尘的手,本想放在胸口,瞥见满身血泥,又将那手放在面颊。尸体冰凉的掌心与他灼热的皮肤相触,晓星尘眉峰蹙起,似乎有些痛苦。

 

薛洋一直关注着他的表情,见状将脏了的外袍除去,身躯贴向晓星尘,后者下意识伸手,想要拔出霜华,却无论如何做不到,只得由他去了。薛洋将头埋在晓星尘颈间,气息扫过,见他的喉结随之颤动,挑逗道:“道长,若我是那降灾的地狱,你可真是当世活佛,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对不对?”

 

他被一下推开,晓星尘咬住下唇,一手已搭上霜华。薛洋哈哈大笑,哄他道:“道长别生气,我知道你清醒时,对我可是无比厌恶,我可以等你睡了再……”

 

晓星尘打断他,语气有些不自然道:“你想?”

 

薛洋一愣,随即又笑:“我自然想,若是道长允了,我一高兴,兴许将那宋子琛挖出来呢?”

 

评论(15)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