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基本弃号,请勿关注。不定时清文,要文包请私信

【晓薛】邂逅②;道长(完)

薛洋所制尸毒发作极快,未出青蒿丛,金光瑶便有些迷乱,然他还对聂明玦心存不满,便假装毒发,抱住聂明玦胳膊,想要在上面咬上几口泄愤。

 

牙还未沾上,直接被聂明玦封了经脉,烂泥般挂在他肩上。

 

金光瑶:真小气……

 

待进了青泽城,此地欲外出夜猎的零星修士便见到,面色青黑的赤锋尊扛着面色更黑、毫无反抗之力的敛芳尊于城中拔足狂奔,许是敛芳尊被虐得狠了,只余一口气在,赤锋尊怕弄死了他今后没得虐,挥刀斩落沿途几个灯笼,还将其劈成碎片撒气。

 

此类场景近来于各地上演,目睹者无一不绘声绘色四处描述,久而久之,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也有人叹金光瑶倒霉,重生一世还要落在债主手中,受尽非人折磨,当真是生不如死。

 

 

 

金光瑶清醒后,的确深感生不如死。

 

他躺在客房床上,本就头痛欲裂,浑身乏力。一睁眼,看到的还是居高临下,对他怒目而视的聂明玦。上辈子,那如刀如剑的目光一旦出现,便意味着他将遭一顿痛骂,伴一顿胖揍,教他在金麟台丢尽脸面。

 

这辈子么……

 

金光瑶揉了揉额角,心道:“还不如挨揍呢!”

 

聂明玦想是将解药寻到喂给了他,此时尸毒已解,只神经还有些麻痹,金光瑶的手没抬多久便无力放下,索性沉默装死。

 

他这样醒了也不解释,反而目光躲闪,聂明玦原本就有些气了,沉声训斥道:“我不过多予你半个时辰,你就惹出那样多事来,随便什么人就跟着走,随便什么地方就去,还当自己是前呼后拥威风八面的仙督不成?”

 

金光瑶心道:“若不是栽在你手里,没准我现在也前呼后拥,威风八面”,然聂明玦表情着实让他怵得慌,嘴上不敢再惹他,解释道:“你又不是不知,晓星尘素有佳名,修为又高,我跟着他有什么不放心的?”

 

聂明玦道:“那薛洋呢?”

 

金光瑶道:“薛洋那人虽然坏得冒油,与我关系却还不错。今日你若不去,我原是打算走的,买卖都谈好,偏你出来多事。”

 

聂明玦道:“当初你与他蛇鼠一窝,沆瀣一气,如今老友相逢,我若不去,你岂不要与他结伴作恶?”

 

听他语气不对,金光瑶瞟过去,就见聂明玦紧蹙着眉,面色古怪,却并非特别愤怒,顿时十分无语,夸张惊道:“赤锋尊不是连薛成美的飞醋都吃罢?当初为了跟你那颗脑袋较劲,阴虎符我都不要了,直接将他打得出气多进气少,扔下金麟台。这些你莫不是忘了?”

 

聂明玦此人不善撒谎,又拉不下脸承认,因此每每遇到这种情形,便只冷脸沉默。金光瑶一看便知自己猜中了,冷哼一声道:“再说了,你执念已除,可见我之存在已是可有可无……”

 

说到一半,便被聂明玦打断:“这话你还要念多久?”

 

金光瑶道:“难道我说错了?看我这次跑得如此轻易,你隔了那许久才寻来,是不是也觉得无趣,开始犹豫要不要来捉我了?”

 

聂明玦原以为他玩上一圈,心情好了便不会闹腾,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他乱跑,听到他这样讲,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症结所在,不由笑了:“我觉不觉得无趣,试试便知,只你不要像上次那样,哭求我放你一马。”

 

说着,手便搭在了腰带上。

 

金光瑶大惊,一脸惶惶,颤声道:“你这淫贼!我如今尸毒方解,哪有力气陪你胡闹?”话虽这样说,戏虽这样演,心中却诡异得有些乐滋滋,他硬打了几番不得打消,也就不再挣扎,身体向锦被中一缩,余一双亮晶晶的眼睛露在外面,盈盈瞄过聂明玦,目光如羽毛一般,搔得人心痒。

 

聂明玦眯起眼,不顾自己,探身过去将锦被揭开,伸手去解金光瑶的衣裳。金光瑶起初还装模作样推他几下,很快被剥的衣衫凌乱,一肩露在外面,教人吮了几口,整个人随之软了下去。他闭上眼,口中道:“做什么做什么?好个丧心病狂的赤锋尊,竟这样欺凌病人!”

 

心中却想:“这聂明玦,怨气解了,结果还是色心不改!我陪他玩几日,再……”

 

还未等他想好再如何,客房外传来敲门声。聂明玦的动作停了一瞬,明显打算无视,又咬住金光瑶的唇厮磨起来。

 

敲门声又起,这次还伴随清淡而礼貌的问话,断断续续,似乎那人在犹豫:“金道友,非我……不解风情,实在是有要事,不得不麻烦二位。”

 

聂明玦:“……”

 

金光瑶:“……”

 

金光瑶:“稍等……”

 

两人手忙脚乱整理衣襟被褥,待聂明玦打开房门,除了金光瑶脸红了些,屋内又是一派正常景象。聂明玦将晓星尘让进屋,见到他身后跟着的薛洋,下意识去摸霸下,随即发现薛洋目光呆滞,情况有些不对。坐在桌边的金光瑶也注意到了,顾不上客套,惊异道:“晓道长,薛成美这是怎么了?”

 

他认识薛洋这许久,从来见他祸害别人的多,别人祸害他的机会却是少之又少。晓星尘为人清正,可以说有些天真,自然只有被薛洋误导挟制的份,如今晓星尘好端端的,薛洋却变成这副模样,真教金光瑶无法想像。

 

晓星尘取出袖中定魂钉,摩挲两下,还是将其递给金光瑶,迟疑道:“此物,是从薛洋头顶取下,金道友,我不知道这城中还有哪位修士有修习鬼道,更不知他们是否可靠,故而打扰二位,当真情非得已。”

 

金光瑶笑道:“道长不必这样客气,您觉得可靠的该是赤锋尊,而非在下罢。”说完,也不管晓星尘反应,仔细观察那钉子,继续道:“这东西用来定魂,若我没猜错,薛成美如今成了提线木偶,对你可是言听计从呀。”

 

聂明玦闻言,再次观察薛洋,见他直挺挺站在晓星尘身后,至今一言不发,对他们几人的言谈恍若未闻。晓星尘有些惊愕,问道:“你怎知是我?”

 

金光瑶又笑:“我之前瞧薛成美瘦削畏寒,面有不足之色,就猜他也是魂魄不全。只是他嘴硬不肯承认,我也没必要拆穿他。不想道长自己发现了,只你体内魂魄从他处来,很难忤逆他心意,又是如何将这镇魂定拔下的,莫非你做了什么,教薛成美自己不想活了?”

 

聂明玦道:“这事你为何不早说?若让我将薛洋杀了,晓道长岂不要受连累?”

 

金光瑶道:“你有给我机会说么?再说了,晓道长对薛成美厌恶得紧,用了他一魂一魄,恐怕恶心多过怕死,你杀了薛成美,他八成要感激你的。是不是呀,晓道长?”

 

他笑眯眯问晓星尘,目光却瞟向其身后毫无反应的薛洋,眸中精光闪动。晓星尘目盲,对此并未察觉,被金光瑶一问,竟是沉默了。

 

一时间屋内无人言语,只听得金光瑶指尖击打透骨钉发出的叮叮声。

 

少顷,晓星尘转向金光瑶,声音艰涩道:“金道友,依你所见,薛洋他现在这样,是真是假?”

 

金光瑶将那定魂钉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慢吞吞道:“咒文没错,反应也对得上,应该……是真的。”

 

晓星尘道:“他既已失去神智,为何我还杀不了他?”

 

金光瑶哈哈了一声,依旧不紧不慢:“自然是他不想死,道长那一魂一魄也不愿你动手咯。但他如今影响你可以,控制你却难,想杀他好办,赤锋尊在,我在,随谁给他一刀,他都难逃一死。”

 

晓星尘闻言,抿紧双唇,似乎在犹豫。

 

金光瑶道:“薛洋罪无可赦,道长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说罢,径自招来不悔,一剑捅入薛洋小腹。就听薛洋闷哼一声,长剑拔出,鲜血汩汩外冒,很快浸透外衫。他依旧站的笔直,面无表情,好像淌血的并非自己的身体。

 

利剑割裂皮肉的声音让晓星尘的唇抿得更紧,金光瑶一剑刺完,并未着急再下狠手,而是闲闲等在一边,剑上所蕴灵气阻止了伤口自愈,薛洋的鲜血漫过衣摆,一滴滴落在地面。

 

晓星尘忽然问:“薛洋?你如何了?”

 

薛洋终于有了反应,开口无情绪道:“疼。”

 

顿了顿,又道:“冷。”

 

三人皆是沉默,静静看着他流血。

 

聂明玦不欲多管生前事,对薛洋死活并不在意。金光瑶托着腮,笑眯眯不知在想些什么。眼见着薛洋脸色越发白了,才道:“晓道长,他要流血流死了。”

 

晓星尘像是刚刚反应过来,由他提醒,伸手去拿薛洋的脉。灵气入体,血好歹止住,只是薛洋身形晃了两晃,歪倒在晓星尘臂中。

 

晓星尘蹙眉,似乎想将他丢下,终是忍住了,问道:“金道友,他可会突然恢复意识?”

 

金光瑶道:“只要道长不死,魂魄不归位,他永远就是这副模样。”

 

晓星尘道:“若是定魂钉复位呢?”

 

金光瑶道:“定魂钉在道长手中,你会这样做么?”说着,将那短钉抛回给晓星尘,后者将其收入袖内。

 

晓星尘让薛洋坐在桌边,将他的脑袋放在桌上,收了霜华降灾,对金光瑶并聂明玦一揖:“多谢二位解惑。薛洋如今受我管束,再难作恶,赤锋尊……”

 

聂明玦道:“都由道长做主,我只管好金光瑶一人尽够。”

 

金光瑶:“……”

 

他深觉无语,对晓星尘道:“我再检查一番,看看薛成美有没有耍花招。”说着一边对薛洋上下观察,一边伸手探入到薛洋袖中,不一会儿掏出一包东西,打开来摊在桌上,喜滋滋查点其中长钉药丸,又道:“成美是用不到了,反正道长也瞧不上这些,不如给我。”

 

晓星尘自是不会拒绝,再次谢过二人,带着恢复了些的薛洋离去。

 

等他走了,聂明玦问道:“你拿这些来作甚?”

 

金光瑶但笑不语,将那些长钉收入怀中,心道:“当然是来料理你了!”

 

聂明玦又道:“薛洋那样狡猾,晓星尘真挟制得住?”

 

金光瑶道:“他傻都傻了,还能耍出什么花招不成?”

 

聂明玦道:“真的傻了?”

 

金光瑶笑:“寻常透骨钉长寸许,那只不过半寸,我猜薛成美防人暗算,将钉一分为二,如今还有半只在他脑中。”

 

聂明玦挑眉:“你为何不说?”

 

金光瑶道:“我为何要说?万一薛成美恼羞成怒,再撒我一把尸毒粉,我岂不又要倒霉?”见聂明玦面露不赞同之色,又道:“晓道长若想杀他,何必来寻咱们?他两人一个装可怜,一个真心软,我干嘛做那坏人。若是有人跳出来说我十恶不赦,让你替天行道,你难道还谢他不成?”

 

聂明玦道:“当然要谢。”

 

金光瑶:“……”

 

聂明玦:“方才被他打断,如今他走了,我也好继续替天行道。”

 

金光瑶:“……”

 

评论(28)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