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基本弃号,请勿关注,不定时清文。

【聂瑶】【原著向】离魂(十六)

聂明玦从榻上忽地坐起,头都没低,抓过锦被挡在衣衫潮湿处。长裤并外袍沾了那些东西,他来不及清理,飞奔至到床前,一把撩开青纱帐。

 

金光瑶绝望地想:“他会弄死我的,一定。”随后,他因聂明玦伸出的手而回到自己的身体,想要起身,脖颈被人扣住,力量不算太大,至少他还说得出话来。

 

聂明玦低头怒视着他,目眦尽裂,真是面如恶鬼,表情与作为凶尸向他索命时颇为相似,好像下一秒,就要捏碎他的颈骨。然他还有理智尚存,从牙缝中挤出一句:“你何时,来的?”

 

金光瑶见聂明玦还给他辩解的机会,惊飞的三魂七魄回来了一半,哪敢说实话,心思电转,口中急道:“大哥!这次不怪我!我去的时候,您就已经……已经那副模样。我又不敢惊动您,直到……都与我毫无干系!”

 

聂明玦咬牙切齿,加大了手上的力量,冷声道:“不止这些!说!”

 

金光瑶觉得心肺被一点点攥紧,面颊发胀,呼吸愈发困难,挣扎着道:“还有,昨天我……口不择言……并非有意……您,不要怪我……”

 

就算真掐死他,他也不能认了方才看到的事!

 

好在聂明玦最终还是松开手。金光瑶强撑着坐起,狼狈地大口喘息,好半时才恢复过来。待抬头看去,聂明玦依旧死死盯着他,目光森冷,穿心利剑般直刺神魂,似乎想要看出他是否在撒谎。他被看的直想打摆,顾不上脸面,翻身跪在床上,口中忙不迭认错:“大哥,是我错了!我不该随便离魂附体,可这、这并非我能控制!您那样……那样,也是常情,我也有过,您实在无需如此恼火……等娶了妻子,自然就无事了!”

 

说着,伸手去抓聂明玦衣袖,哪知刚一探身,聂明玦如避蛇蝎一般后退了半步,口中喝道:“谁要你说这些!”

 

金光瑶抓了个空,闻言目露茫然之色,懦懦道:“您还要我说什么?我实无其他招惹您的地方,您若是心里有火,非要整治我,只管动手就是……”

 

聂明玦拳头紧了紧,瞧他一脸迷茫,神态上除了畏惧,并无其他,语气好了些,沉声道:“你不要装傻,方才,你有没有看到什么?”

 

金光瑶面上却适时泛起薄怒,似乎在因他的无理取闹而愤愤:“看到?大哥,你自闭着眼,我又不敢吵醒你,除了一团漆黑,还能看到什么?你到底想我怎样?若是还因昨天我那些混账话气恼,就给我一刀,也好过这样莫名其妙逼问!”

 

他表现得毫无破绽,颈上一圈红痕,险些被掐断了脖子,如今被逼得死都不怕,只剩恼怒,看上去着实不像撒谎,聂明玦便又定定地看了他好一阵,双唇几番翕动,终化作一声冷哼。

 

金光瑶偷瞄他脸色,发现他的拳头松了开,心道:“他怕是信了,我需快将他打发,省得他一看我便郁闷,又要恼羞成怒。”这时聂明玦又瞪他一眼,见他一脸无辜,平日里对谁都盈盈带笑的双目满含惊惶,跪伏在他面前,很是狼狈。

 

他不知想起了什么,脸色再度难看气来,这可吓坏了正观察他的金光瑶,忙向前扑去,又想要抓住聂明玦衣服,也好装得迫切些,口中信誓旦旦道:“大哥,我发誓没骗您……”

 

他扑了个空,差点栽下床去,聂明玦迅速后撤,打断他的话,冷笑道:“你?誓言于你如同放屁!你曾发誓要绝了不该有的妄想,拿我做陌路人看待,如今呢?”

 

金光瑶:怎么还有这样一出戏?那“金光瑶”究竟挖过多少坑给我!

 

金光瑶:“既然我发了誓,那就是真的……”

 

话到一半,忽然想:“不对!聂明玦气得都爆了粗口,应该将我抓起来狠狠揍一顿泄愤才是,可我看他连连躲闪,分明是怕了我!难道他自己做了那样的梦,自己也恶心的要死,故而连碰我一下都不不敢了?”

 

他这想象着,话亦转了个弯:“既然我发了誓,那就是真的,然大哥不曾动心过,情爱之事,谁又能说得准,区区誓言,哪里栓得住人心。”

 

说着,金光瑶翻身下床,作势要走近。果不其然,聂明玦面似锅灰,又后退一步,怒道:“你干什么?”

 

金光瑶心中冷笑,作出一脸受伤,颤声道:“我能做什么?大哥你衣衫湿了,我帮你换下……”

 

聂明玦招来霸下横在身前,额角青筋直跳,如在强压愤怒,语气还算镇定,森冷道:“不必了!你管好自己要紧!我还有事,你老实呆着,不许外出!”

 

他带着一身怒意离去,连带着屋内灵气波动都狂暴了许多,金光瑶却觉得他是色厉内荏,心道:“只要我不说露,他哪里知道我看得到他梦境?恐怕现在他心里气自己比较多,没那么多闲心思记恨我。”

 

屋子一空,金光瑶的表情便松懈下来,缓缓整理衣衫,套上衣袍。虽然高兴反将了聂明玦一军,可心里却莫名有点不是滋味,腹诽道:“分明是他生了邪念,如今倒嫌弃起我来了,教‘金光瑶’知道,不知会多悲哀。”又想:“亏得聂大不是断袖,做了怪梦,只会觉得恶心。不然他哪日醒来,真寻我泄火……”

 

金光瑶一个寒颤,念及梦中聂明玦那不管不顾的行为,还有些后怕,不敢再想下去。

 

他将窗打开,香炉燃上,也好散散那尴尬的味道,反正无事,还未自己泡了杯茶水压惊。然他茶水喝了一盏又一盏,聂明玦却一去不回。

 

金光瑶心道:“他怕是不想再看见我了,如此正好,我试试能否出去。”想罢,蹬上胡靴,轻轻推门。聂明玦匆匆而去,忘记在房门加上禁制,金光瑶心中暗喜,抬脚步出卧房。

 

除了聂明玦,不净世无人拦他,金光瑶寻了门生打听,知道聂明玦去了演武场,便一路来到伏魔殿。这里作为不净世宗主办公起居之所,修筑的恢弘大气,庑殿重檐,瑞兽镇脊,聂明玦在时,由于其为人刚毅威严,杀伐果决,整座大殿便多了聂氏独有的肃杀。如今换了聂怀桑么……

 

金光瑶迈入书房时,聂怀桑正猫在桌边看话本,桌上摆着解了一半的九连环。茶香袅袅,他抬头瞧见金光瑶,顿时大喜过望,起身道:“三哥!你可算来了!”

 

说着,从话本下将一沓文书抽出来,想要诉苦,金光瑶应付了几句,问道:“这些不急,那说书先生呢?”

 

聂怀桑道:“昨儿就教我撵走了,大哥发了那么大脾气,我哪里敢留他?”

 

金光瑶有些失望,在客椅上坐下,接过聂怀桑递来的茶,又问:“昨日我问起那宝瓶的事,你说你知道,现在于我讲讲可好?”

 

聂怀桑迟疑道:“大哥不是不允?”

 

金光瑶笑道:“说几句话而已,大哥还能将你怎样?再者此处不过你我,不教他知道,不就好了?”

 

聂怀桑苦着脸道:“三哥,你惹了他,魂魄离体,他就没招。我若惹他,那可吃不了兜着走。况且他今日脾气大得很,演武场险些教他掀了,门生们被他点名对招,一个个被劈得倒地不起。我今日幸亏有宗务在手,才不必被他拿来出气。你昨天同他一道,是不是又哪里触怒了他,让我们来替你背锅……”

 

聂怀桑紧张起来,话便有些多。金光瑶不耐烦得很,看在误会他那么久的份儿上忍了,待他抱怨完,坏水忽然冒了出来,压低声音道:“你不要怕,将知道的讲给我,我告诉你一个关于大哥的秘密,他若是敢逼你练刀,你就拿这事顶回去。”

 

聂怀桑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问道:“什么事?三哥快告诉我!”

 

金光瑶啜了口茶,气定神闲地冲他一笑,道:“你先说。”

 

聂怀桑无法,开口道:“关于那宝瓶,我是在一本古书上看到的,说是古书,其实不过是本有些年头的杂记,收录了许多传说野史。其中一个故事,与说书人讲的差不多,说的是位修士,入了岩洞,寻到宝瓶,不知发生了什么,再出来时已是百余年后。沧海桑田,家族妻儿都已离去,他状若疯癫,到处搜寻宝瓶信息,想要弄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停下来喝水润喉,金光瑶听得心头直跳,暗道:“我身上发生的事,八成与这宝瓶有关。”

 

他问聂怀桑道:“岩洞中发生了什么?”

 

聂怀桑道:“我怎么知道,缺页了!”

 

金光瑶道:“书呢?”

 

聂怀桑道:“和许多珍玩一起,教大哥烧了……”

 

金光瑶:“……你继续讲。”

 

聂怀桑道:“那修士访遍名山大川,诸多门派世家,总算得到些消息。他误入的岩山名为浮空山,只所以叫这个名字,不是因为山可浮空,而是那山位置飘渺不定,不知何时会出现在何处,有时候,同一时间,两处都可能现世。”

 

金光瑶听他说的越来越邪门,无奈道:“这如何可能。”

 

聂怀桑道:“所以我看的时候未当回事,只做是有人编造的么。只是杂记中还说,浮空山是修士洞府,它的主人有移山填海之能,如今已飞升,飞升前,将手中宝瓶留了下来,以待后人取用。无奈他的门派在不久后凋敝,连山带瓶,就只余传说,再无行踪。那宝瓶是件可影响时间流逝的法宝,因它的效用,浮空山同时现于两地,也不是没有可能。而故事中的修士,正是被送到了百余年后,想要回去,就要将宝瓶找到。”

 

金光瑶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只流露出些许好奇,问道:“那他找到没有?”

 

聂怀桑却不肯讲了,笑眯眯道:“三哥先告诉我,大哥身上有什么秘密?”

 

金光瑶:……聂明玦没死,你照样不是个好东西!

 

他没有办法,示意聂怀桑凑近,小声道:“怀桑,千万莫说是我教你的。下次他再逼你做什么,你便说你忙着选大嫂,没有时间。”

 

聂怀桑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惊道:“我如何敢这样说?大哥满脑子修行练刀,斩妖除魔,根本不考虑这些,又哪里轮得到我替他张罗?”

 

金光瑶笑道:“谁说他不考虑了?大哥他正值青年,血气方刚,自然需一温柔女子陪伴,没有长辈催促,他自己如何好意思对你说?虽然他是赤锋尊,你也是宗主呀,你再不主动些,难道让他孤独终老?”

 

聂怀桑很想说聂明玦眼看着就该孤独终老,但他不敢,只问道:“三哥怎知道他想成亲了?”

 

金光瑶道:“大哥不放心我离魂的毛病,教我宿在他处,昨晚我看到……”

 

他听到门外有人问道:“你看到什么了?”

 

聂怀桑动作最快,一把将手边话本九连环等零碎收入袖中,等门被人踹开,他已然收拾得干干净净,挤出一脸讪笑。而身体僵硬,冷汗直流的只剩下金光瑶。

 

门前一人手提长刀,面色冷厉,等金光瑶颤巍巍看向他,阴测测道:“继续说。”

 

金光瑶:“……”

 

金光瑶:不不不不不不…………!

 

 


评论(57)

热度(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