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基本弃号,请勿关注。不定时清文,要文包请私信

【聂瑶】【原著向】离魂(十七)

聂怀桑近来鲜少见聂明玦发这样大的火,对象还是他待遇一贯优厚的三哥,想要留下看个热闹,又怕被波及,藏在桌后暗暗搓手,很是矛盾。没想到聂明玦会无声无息偷听的金光瑶则抖得如同风中枯叶,不知道他究竟听到了多少,眼见他一步一步走来,真是觉得自己的小命正一点点被收割了去,逃无可逃,应对无门,情急之下,竟然一头栽倒,额头触地,发出咚得一声。

 

聂明玦:“……”

 

聂怀桑:“……”

 

聂明玦识海中的金光瑶:“大哥听我解释!”

 

聂明玦本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直接劈了他,刀都拔出半寸,金光瑶却直接瘫倒,额角缓缓渗血,教他提起的火气扑了个空,一时竟不知该如何行动。聂怀桑已扑过去将金光瑶身体扶起,确认伤势无碍,晃了晃他,无奈道:“三哥……?三哥又吓晕了……”

 

场面顿时尴尬起来。

 

金光瑶心思最活,一番权衡,觉得实话实说,比任聂明玦胡乱猜测,死得要更体面一些,蔫蔫道:“大哥!我不过想与怀桑提一提您梦梦梦梦遗的事……”

 

他感到聂明玦的脑袋腾地热了起来,鲜血冲上面颊,连带他一起眼前一花。待他下反应过来,聂明玦已上前两步,挥退聂怀桑,一把捏起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口中暴喝道:“晕了也没用!起来说话!”

 

即便百般不愿,金光瑶也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他睁眼便看到聂明玦冒着急火,却诡异地冷如坚冰的眼神,想要抽吸,被掐得呼吸不畅,艰难抬手握住聂明玦手腕,好让自己舒服些。

 

谁知刚触到对方皮肤,他就被立时丢在地上,聂明玦挣开他的手,长刀自鞘中抽出,直指金光瑶颈项。聂怀桑哪想得到事情到了要刀剑相向的地步,惊道:“大哥!你刀灵不稳到如此地步,这次竟连三哥都要砍吗?”

 

金光瑶:你是不是生怕他不够生气,下不去手砍我!

 

聂明玦却没联想到演武场上的意外,横了聂怀桑一眼,怒道:“没你的事!出去!”

 

金光瑶不愿给聂明玦机会单独料理自己,见他还是不愿被自己碰到,把心一横,趁聂明玦视线转移,偏身躲过霸下,扑过去一把抱住聂明玦双腿,口中道:“大哥不要冲动,有话好好说!我实乃一片好意,您身体久旷,阳火郁积,阴阳调……”

 

聂明玦的脸色变得异常精彩,抬腿想将金光瑶甩开,无奈他抱得紧,长刀扬起,几番起落,到底没能砍下去,这时听他嘴里没个节制,眼看要说出些浑话来,连忙打断他,冲聂怀桑道:“愣着干什么?还不滚出去!”

 

“是!是!”聂怀桑听到这里,早猜出个大概,内心狂笑不止,忙不迭答应着,丢下金光瑶夺门而逃,临了,还贴心地将门带上。

 

金光瑶:“……”

 

金光瑶:这没义气的东西,跑得倒快!

 

他本打算揭聂明玦的疮疤,让他在聂怀桑面前羞恼,暂时不提这事,如今聂怀桑脚底抹油溜了,他也只能继续演下去,大声道:“阴阳调和才是正道,大哥既拒了我,可见还是喜爱女子,早日成了亲,我也不必面对那样难为情的局面了,是不是?”

 

聂明玦僵硬着一张脸等他说完,听他还很有道理似的,气得面子也不顾了,冷笑道:“这样难为情的局面,你都敢往外说,若我真成了亲,你岂不是要旁观我与妻子敦伦,然后在怀桑处学一番?松手!”

 

金光瑶心道:“我抱着你,你浑身难受,施展不开,我若松了手,你还不整治死我?”嘴里道:“不松!你一日不成亲,我就一日不死心!要么大哥干脆杀了我,不然我情难自禁,就是要与你亲近!”

 

说着,还将面颊贴在他腿上蹭了两下。

 

聂明玦猛然一僵,似乎已忍无可忍,霸下在他颈边比划了数下,金光瑶被寒冽刀锋吓得汗毛直立,心中却劝慰自己道:“莫怕,他本就理亏,还一贯对我不错,绝对下不得杀手。”

 

霸下颤抖着在他颈间留下一道浅浅血痕,金光瑶嘶了一声,贴着聂明玦双腿的脸却埋得更深,一副死也不肯撤离的模样。终于聂明玦退让了,强压火气道:“够了!你这样做戏,不就是为了让我放过你么,你将手松开,我饶过你这一次!”

 

金光瑶如闻纶音,立即丢开聂明玦,从地上爬起来,迅速自袖中掏出帕子按在伤口上,末了还不忘拍拍衣袍上的尘土,谄笑道:“多谢大哥,既然您大人大量,绕过了我,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说罢,想到故事还没听完,目光游向门外,显然是想要溜。

 

他态度转变太快,聂明玦被气得脑袋疼,然话已出口,以他的性格,又不好反悔。憋了半晌,将刀收回鞘中,犹不愿放过他,冷冷道:“谁让你走了?我且问你,你说过心悦于我,还未死心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金光瑶一噎,心道:“他竟拉的下脸问这个?不好!我若说是假的,以后再用这招便不灵了,若说是真的……他以为我巴不得与他苟且,真拉我做那种事怎么办?”

 

他顿时支吾起来,犹豫片刻,又觉得后者的可能性着实太小,便舔着脸,专捡露骨的话恶心聂明玦,说道:“当然是真的。没准我离魂移魄,真如温姑娘所说,是情之所依,心之所向,想与您灵肉交……缠,合、合而为一,故而……故而……”

 

金光瑶的声音越来越小,他谎言随口就来,可这些话别说哄骗聂明玦,连他本人都几乎要信了!

 

原本的“金光瑶”送了情信不说,他阴差阳错,还无意间对聂明玦行了许多次不轨之事。虽然他寡廉少耻,为达目的可无限放低底线,但刚刚目睹一场活春宫,又当着正主这样赤裸裸的表白,也着实羞臊得慌,那张刀刺不进的脸渐渐胀红,眼神飘忽,眸中似有暗波翻涌,双唇开合,却磕磕巴巴说不出什么来。

 

他越是这样,聂明玦的脸色便越是难看,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金光瑶衣领,将他拎了起来,硬邦邦道:“就算是真,一切照旧!你须得管好自己,再毛手毛脚,我砍了你的手!”

 

然后,他就被一把丢出书房。房门在身后嘭地砸上,水纹一闪,遭聂明玦以灵力封锁。金光瑶犹自红着脸,撇了撇嘴,心道:“就算我装得像,他有必要吓成这样么?还将门封上,我又不能将他压倒吃了,哪至于如此?”

 

他站在原地平心静气,待脸上看不出异样,又端起一副温文浅笑,寻聂怀桑去了。

 

 

 短小君。其实是昨天太困没写完的尾巴…………


评论(31)

热度(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