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基本弃号,请勿关注,不定时清文。

【聂瑶】【原著向】离魂(二十三)

这一次休整得久了些,待金光瑶恢复一派从容,聂怀桑已备好灵药法器,只等送行。他虽不知金光瑶离魂附体,但既是要寻夷陵老祖,聂明玦教他搜集凝魂破妄之物,就无甚奇怪的了。

 

为了避人耳目,聂明玦与金光瑶天未破晓便出发,收敛灵力,扮作文生与刀客,混入凡人之中。清河距离夷陵,比离金麟台还要近些,金光瑶魂魄愈发不稳,两人又各怀心事,脚程并不快。原本御剑半日的行程,硬是在路上拖了五日,直到那瓶玉香散见了底,夷陵群山才出现在官道尽头。

 

金光瑶觑向天边连绵黑山,虽不安愈来愈重,心中却有个声音在安抚自己,直道他连日来牺牲至此,与聂明玦关系之“亲密”,已足够在他露馅时短暂阻拦霸下威势,教他有命巧言几句。

 

夷陵算是座山城,夷陵老祖的老巢,就建在众多山头中最特别的那座。该山是古战场伤亡聚集之处,传说拔地而起的山峰都是由累累人骨堆积而成,因而山间整日阴风习习,如厉鬼哭嚎。附近邪祟丛生,又在往后的岁月中引更多人横尸当地。入得山中,下脚处皆是残肢断骨,掘两下土,就能挖出凶尸恶鬼。日积月累,怨气已无从化解。

 

为防备猛鬼为祸,岐山温氏鼎盛之时,曾筑起法墙,隔绝生人死物。

 

而这座墙,教夷陵老祖推倒,他麾下阴兵鬼将,也自此由他带领破禁而出,行走于人前。至少在他这一亩三分地,鬼道也算被他发扬光大了。

 

金光瑶还是头次见到魏无羡执掌之下五年后的夷陵,魏无羡炼出活尸不久,便招来了大批拥趸,还有人打出“无上邪尊夷陵老祖”的横幅拦路,只求能拜在他门下。兰陵金氏为首的诸多老牌世家视之为修真界毒瘤,只是无力一举拔除而已。

 

如今多年魏无羡带着一众活尸,及时不时自云梦回乡的温家人蜗居此处,既无开宗立派打算,也无扩张领土野心,慕名而来的修士散了大半,余下更多的,是与活尸杂居的平凡百姓。

 

金光瑶颇有些目瞪口呆地旁观活尸满地走,鬼器人手有的“盛况”,心中感慨:“四大家族,两家与魏无羡沾亲,蓝家有蓝忘机,聂家有聂明玦,他一路顺风顺水,还未遇到失控的机会。只是安稳了五六年,谁知究竟能安稳到何时?就像我上辈子,都十多年过去了,一朝被人揭破,就是跌落尘埃,无法翻身。”

 

二人离开城镇,深入山中,越向内走,越难看到活人踪迹。林间巡逻的活尸无主人催动,只是龇牙略施警告,见他两人视若无睹,便沿线路继续游荡去了。金光瑶奇道:“它们不攻击,也不阻拦,生人误入,遭了怨气怎么办?”

 

聂明玦瞧了他一眼,道:“它们不伤修士,若是凡人来此,吓不退的,就会被扔出去。”

 

又走了数里,就是乱葬岗外的残垣了。这座巨石堆砌而成,刻满符文的高墙被撕开一处缺口,向内望去,接天蔽日的树冠之中伫立着一座苍山,如血刃般破开云层,戾气怨气萦绕不化,将天与地都熏得鬼气森森。

 

墙外歪歪扭扭立着块木牌,上书:“生人止步,勿谓言之不预也。”

 

金光瑶无端觉得这句鬼气沉沉,问道:“要不要先折只纸鹤,与魏公子打个招呼?”

 

聂明玦抬脚走了进去,转头对他道:“你我曾数次往来夷陵,魏无羡在此处下过魂引,凶尸不会攻……”

 

话音未落,眼前山道旁黑影一闪,一缺了小半边脑袋,脑浆风干,面目狰狞的凶尸咆哮着向他扑来,五指成爪,兜头便抓。聂明玦长刀出鞘,挡住这一击,眉峰紧蹙,未等他再说话,身后噗通一声,前世被凶尸弄死的金光瑶吓得魂魄出窍,一头扎入到他识海内,身体委顿在地。

 

聂明玦:“……”

 

金光瑶:“……说好的不会攻击呢?”

 

凶尸不畏疼痛,虽被霸下削去了数根手指,攻势依旧凌厉,它有自己的意识,知道面前人与他手中刀不好惹,便攥指成拳,以手背上连接束腕的铁索相抗。束缚凶尸的锁链以玄铁铸成,与刀锋碰撞,火星四射。它似乎认准了聂明玦,并不管金光瑶毫无声息的身体,对准眼前人敏捷地一通乱抓,由于招式凌乱,很快被聂明玦压制,寻隙一刀挑断其左臂。

 

金光瑶在一片暖洋洋中舒舒服服地飘着,奉承道:“这东西厉害得很,若不是大哥修为高深,方才怕是要被他暗算挂彩。魏无羡炼尸果然有一手,还好只有一只……”

 

正说着,那凶尸奈何聂明玦不得,飞身后撤,张开血口,发出一声长啸。

 

金光瑶:“……”

 

山道两旁的密林中传来阵阵沙沙声,伴随此起彼伏的凶兽怒号,不用问,这位的好兄弟们听到呼唤,前来助阵了。

 

金光瑶道:“大哥将我唤醒,我与你一起,也好撑到魏公子来援。”

 

聂明玦道:“不必。”

 

言罢手腕一震,长刀被灵气所激,刀刃被红芒包裹,随着他劈砍的动作,烈火般的刀气破空袭向凶尸,将其斜劈成两半,摔落在地失去行动能力。

 

金光瑶:有这招不早用!

 

很快他明白为何聂明玦一直留手,随着尸群逼近,刀芒击向冲在前方的几只,澎湃灵力自聂明玦丹田掼入长刀,一直安稳盘膝于识海中的金光瑶只觉戾气直逼天灵,扰动着他的神智,迫他以杀戮发泄。

 

就在这时,有一人自山道疾飞而下,紫衣翻飞,两边密密麻麻的凶尸就像未看到她一般,教她顺利地冲到两人近前,绕过横刀而立的聂明玦,俯身检查金光瑶的身体。

 

就听她问道:“你们怎么会被攻击?”

 

聂明玦连挥几刀,将眼前凶尸逼退,后方却很快有新的补上,数量这样多,就是拴成肉粽子任人劈砍,也要劈上好一阵。他转头回道:“不知!”温情是医师,武力值并不高,见聂明玦腾不出手,自袖中取出数只银针,道:“我试试能否将金公子唤醒。”

 

未等聂明玦阻拦,持针便要扎。

 

金光瑶正在失控边缘,砍凶尸砍得兴起,在活跃的刀灵驱动下,隐隐有压制聂明玦之势,此时见有人要对自己的身体动手,哪管对方有无恶意,回手便是一刀。温情低着头,感到杀气逼近,来不及躲闪,眼看就要被劈个正着。

 

电光石火之间,细而快的紫雷自半空落下,打散红芒,继续前袭,重重撞在刀锋之上,一声尖锐金鸣,长刀弹起,游蛇后撤,余波散入丛林,惊起肃肃风吟。来人自飞剑跃下,立在温情身边,暴喝道:“赤锋尊!看清楚再动手!”

 

金光瑶又闯了祸,恨不得当自己已死。聂明玦道:“刀灵失控,江宗主,温姑娘,得罪。”

 

江晚吟见聂明玦停止攻击,以手横抚刀身,似在压制,不再质问,挥鞭将扑向聂明玦的凶尸抽飞,冲山道方向喊:“魏无羡!你养的狗又在乱咬人!还不滚出来管一管!”

 

清越笛声自山间传来,聚在此处的尸群闻声,纷纷熄了眼中红芒,收回利爪,回撤的回撤,瘫倒的瘫倒,待一切尘埃落定,笛音也停歇下来。就听一人笑道:“来啦来啦!赤锋尊,敛芳尊,我不是为你们下过魂引了嘛,怎么兄弟们又不认你们了?难不成你们中的谁,被夺舍了?”

 

 

 

最近好忙,更新不会很长,而且可能会断,提前说明-_-

 

另,好像,出现了很奇怪的CP……

评论(56)

热度(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