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基本弃号,请勿关注。不定时清文,要文包请私信

【聂瑶】【原著向】离魂(二十六)

金光瑶的身体匍匐在地,半边面颊贴在林间阴冷潮湿的黑土之中。聂明玦弯下腰,本想将他拉起,听到识海内传来的话,那手便僵在一半。

 

两人算是刚刚谈崩,聂明玦一番剖白被人无视,腹间伤口不再流血,疼痛却如影随形,他没有金光瑶那样的圆滑,只好以沉默掩饰。如此盯着金光瑶沾了尘土的脸,踌躇半晌,对方一语不发,他到底开口问道:“我不碰你,难道让你就这样趴着么?”

 

金光瑶:“……”

 

很快他道:“不然你将身体交给我,我自己来。”

 

他本是随口一说,不想话一出口,聂明玦变得无声无息,手臂一沉,他获得了这具身体的控制权。金光瑶静立片刻,蹲下身,将自己的身体翻转过来,伸手拂去面上尘污。做完这些,他仍未回魂。

 

聂明玦的声音响起在脑海,他道:“你就这样怕我?宁愿躺倒在地,也不愿醒来?”

 

金光瑶下意识反驳道:“也许,我只是不愿看到赤锋尊这张脸呢?”

 

聂明玦的存在再次变得无从感知,金光瑶将自己的身体捞起,想要扛在肩头。许是前几次大头朝下被拎着走的记忆实在不甚美妙,短暂踌躇后,他将手中身躯横抱起来,慢吞吞在林间行走。怀中身体贴在伤口处,他边走边胡乱思索道:“我没事捅他做什么,现在倒好,还要陪他一起疼。”

 

乱葬岗鬼气森森,方圆数十里,几乎没有活物。金光瑶陷于一片沉闷的死寂中,觉得周身凉飕飕的。一剑将聂明玦刺了个对穿,他的急火散得差不多,紧随在激烈情绪之后的,是麻木的冷静。对方似乎已经消失,然他知道,聂明玦只是隐匿在身体的某处,共享感知,如能将他内心看透。

 

金光瑶心中暗想:“我记忆神智缺失,脾气竟然也变得这样好。要放在前世,非将他再五马分尸一次不可,如今只刺了他一剑,怎么还后悔起来了……”他轻咳一声,见四下无人,按捺不住,迟疑着道:“我还未问,二哥来信,为何我一封未见?”

 

识海的聂明玦道:“不过寻常问候,我便替你回了他。”

 

金光瑶讽刺地提起唇角,揭穿道:“赤锋尊几乎整日与我在一处,避开我已是不易,又如何回信?我替赤锋尊背了这样大的黑锅,您就实话实说了罢,那些信,到底是如何处置的?”

 

聂明玦道:“……阅后即焚。”

 

金光瑶道:“赤锋尊似乎不想我见二哥,甚至连书信往来都要掐得干净。为何?”

 

聂明玦不语。

 

既已开口问话,金光瑶便将纷杂思绪抛诸脑后,也不逼他,只捡疑惑处继续盘问道:“我观你梦境,二哥鬓发斑白,一身风霜之气,他可是因出手伤我,后悔了?”

 

聂明玦道:“他个性温良,难免心软。”

 

金光瑶道:“那我最后,终究有没有去见他?”

 

聂明玦显得有些不耐烦,道:“你说过,凝魂后自然真相大白,何必问我。”

 

金光瑶心道:“明明是你欺我在先,我不与你计较,你倒摆起脸色来了,那我便问些凝魂也无从得知的。”

 

他忘了聂明玦的脸此时在他掌控之下,嘴角抽了抽,又问道:“你是何时回来的?”

 

聂明玦道:“五年前,各家争论如何处置温氏余党之时。”

 

金光瑶道:“‘金光瑶’受命去做说客,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你就捅了他一刀?”

 

聂明玦:“……并非。我来之时,先前那金光瑶刚挨了一刀。我只将刀拔出,待魏无羡将他救醒,才知……那不是你。”

 

金光瑶一时无言,想到聂明玦口中那句“欣喜若狂”,心便是猛地一跳。他知聂明玦感觉得到,试图平心静气,心跳却越来越快,不愿再深想下去,口中说道:“你也不必对他心存愧疚。他与那时的我一样,权欲多深,执念多重,我清楚得很。你坏了他那样多的计划,他不可能毫无察觉,恐怕早就对你起了杀心。你盼着他魂飞魄散,他盼着你走火入魔,谁也不必生怨。”

 

聂明玦听他如此说,忽然道:“看来,你是信了我的话了?”

 

金光瑶有些迷茫道:“什么?”

 

聂明玦道:“我希望他魂飞魄散,自然是为了重见故人,对其坦白心事。如今我该说的都说了,还望故人给个答复。”

 

金光瑶:“……”

 

他险些将自己的身体丢出去。聂明玦这样直接,简直是绝了他继续装聋作哑的可能,偏偏两人一体双魂,心脏多跳一下都瞒不住,更何况是头大如斗,面似火烧的状况。他开始后悔方才耗在聂明玦处不走,然现在急切回魂,反倒坐实了心虚。好在他还稳得住表情与声线,闻言平淡道:“若我的答复不合你心意呢。”

 

识海内的声息又消失了。金光瑶正待他问,也好恶狠狠拒绝,报一报被骗着表白的仇,结果教他晾在这里,一口气撒不出,真是憋得要死。

 

此时出了密林,头顶总算有了阳光,两人的身影拖在地面上,立着得高大,怀中的小巧。金光瑶盯着影子,忽听聂明玦道:“你还记不记得金宗主的下场?”

 

金光瑶反应一瞬,才想起如今的金宗主乃是金光善,冷然道:“我自安排的,如何不知?”

 

聂明玦道:“始乱终弃,难得善果,你要步他后尘?”

 

金光瑶:“……始乱终弃?我对你?赤锋尊,还请你要点脸!”

 

聂明玦道:“你且说说,哪次不是你存心勾引?”

 

金光瑶心道:“你挖坑让我跳,我如今是有点傻,真的跳了,你倒怪我踩塌了你的地,最后还要我来平?”懒得与他争辩,随口道:“……你要如何?”

 

聂明玦道:“你我无媒苟合,已悖伦常,若要弥补,需得结为道……”

 

金光瑶本教他说的浑身发毛,好在他未说完,就听人道:“赤锋尊?金公子的离魂症又犯了?”林中走出两紫衣人,说话的女子面露关切之色,紧盯着金光瑶的身体。另一人目露不满,神情阴森,平白破坏了那张俊美的脸。

 

聂明玦话被打断,说不下去,只道:“……你应付罢。”

 

说完便歇了声息。

 

金光瑶如获大赦,也不管江晚吟脸色如何之臭,习惯性要笑上一笑,最终忍住了,板着脸沉声道:“如你所见,他魂魄不稳,为防再次离魂,就暂时未让他归位。”

 

温情放了心,打量二人片刻,缓缓道:“敛芳尊虽然魂魄离体,可躯壳教人当姑娘似的抱着,他会不会觉得别扭?”

 

金光瑶:“……”

 

聂明玦在识海内对他道:“我觉得很好。”

 

金光瑶将自己的身体一转,扛在肩头,下意识对温情笑道:“温姑娘说的是,这样如何?”

 

温情与聂明玦虽然算是握手言和,到底有些不对付,见他这一次如此听话,态度还好得不正常,脸色顿时古怪起来。

 

金光瑶看在眼里,想到聂明玦未说完的话,忽然又笑道:“温姑娘,其实,不净世正缺一位女主人,你若愿意与我结为道侣……”

 

他被剥夺了身体的掌控权,丢回到聂明玦识海之中,话却已经说了出去。他听聂明玦道:“温姑娘!我……”

 

温情抬手示意他稍安勿躁,转向江澄道:“紫电呢?你快抽他一鞭。”

 

江澄却阴阳怪气道:“我哪里敢对赤锋尊动手,你如今都有机会做聂夫人,自己的道侣,还是自己教训罢!”

 

说罢在指上一抹,银戒化作一柄电光缭绕的长鞭落入温情手中,她也未多想,手起鞭落,不轻不重甩在聂明玦臂上。电流窜入经脉,冲击识海,金光瑶被一鞭抽了出去,扎回到自己的身体。他被动回魂,浑身一颤,没有办法装下去,自聂明玦肩头挣了下来,落地冲温情笑道:“温姑娘,开个玩笑而已。”

 

紫电啪地甩在他脚边,激荡起一阵烟尘。温情横了他一眼,却对聂明玦道:“赤锋尊,你自己的身体为何不管好,教人随意拿来开玩笑?”

 

金光瑶:……原来总要赖在他头上!

 

聂明玦却闲闲道:“我的便是他的,只要他乐意,拿来做什么,我自然没有二话。”

 

温情:“……嗯?”

 

江澄:“……”

 

金光瑶:“……”

 

饶是他素有急智,此刻也被聂明玦的直白镇住,干巴巴捡了个毫无说服力的理由道:“他的意思是,我离魂时,与他共用身体……”

 

对面两人扭曲的神情表明,他们并不相信。场面顿时十分尴尬,金光瑶沐浴在四道异样的目光之中,还想要继续解释,身体却歪向一边,被聂明玦伸手扶起。

 

他在对方识海内咆哮:“你胡说些什么?我还未应你,你就要闹得尽人皆知么?”

 

就听聂明玦气定神闲道:“我说过,始乱终弃,难得善果。”

 

这句话,四人倒是都听到了。温情执鞭的手颤了颤,艰难地道:“先回伏魔洞……你还是……抱着他罢……”

 

金光瑶:……………………不……………………………………………………

 

评论(62)

热度(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