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基本弃号,请勿关注,不定时清文。

【聂瑶】【原著向】离魂(三十七)

好累,今天只有短小过渡和一把小刀

 

 

数月安逸,将他腐蚀得这样漏洞百出,反观聂明玦,正气依旧,棱角却被磨平,不动声色施起手段,他都有些难以招架。金光瑶心如明镜——聂明玦刚直一生,只怕真是吃足了苦头,才学会迂回隐忍。

 

他不再言语,聂明玦便又摆弄起手中锁链,神情严肃专注。金光瑶瞄了他一阵,问道:“赤锋尊不是对鬼道厌恶的很么,这些,你看得懂?”

 

聂明玦道:“我研读过魏婴的手稿。”

 

金光瑶道:“为何?”

 

聂明玦沉默片刻,道:“问灵这等正道手段,招不来残魂。我讨要薛洋,也是看他有几分天赋,善加引导,或许有用。”

 

金光瑶一窒,又问:“有魏无羡,哪里用得到他?”

 

聂明玦道:“他人试一试,失败也就罢了,若魏无羡若也招不到呢?”

 

只怕真的再无指望。

 

金光瑶心中很不是滋味,让他偏头遮掩过去,口中抱怨道:“我都回来了,你却还向我要人,难道招我回来,就是为了刻意为难么?”

 

聂明玦面色一沉,转向他道:“我正要问你,上辈子你便与他臭气相投,落得身死收场,也与他脱不开干系。为何重来一次,还要护着他,对我的要求百般推诿?”

 

以往他一发怒,金光瑶就溜,溜不掉时,也要赔笑应付。如今只觉受够了闷气,当即变脸,冷冷道:“赤锋尊好大的威风,你这是又要与我翻旧账么?”

 

聂明玦:“……”

 

聂明玦:“他心思歹毒,万一连累了你……”

 

金光瑶打断道:“他算什么?充其量一恶徒,我当初可是恶首,你与我纠缠不清,就不怕被连累?不说别的,谁知从后世回来的是否只有你我?哪日再来位债主,教你伸张正义,除恶歼邪,是不是又要一刀砍在我身上?”

 

聂明玦:“……”

 

他被说得无言以对,转身奔向另一具活尸,将拴在其颈上的铁索拾起,专注查看。金光瑶不疾不徐跟上去,温吞吞道:“赤锋尊怎么不说话了?”

 

聂明玦抿唇,忍了许久,终道:“不会。”

 

金光瑶道:“是不会说话,还是不会动手?”

 

聂明玦道:“……何必明知故问?”

 

金光瑶道:“那待回金麟台,我可要去与薛成美沆瀣一气了。”

 

聂明玦额角狂跳,闷声道:“不行。”

 

金光瑶觑着他,忽然觉得他历来威严,现在这副憋屈模样颇为有趣,也未在挤兑他,停了会儿,上前将他手中玄铁链摘开,将温情所予锦袋抛去,心道:“酸死你。”口中则道:“我来罢。”

 

他在鬼道上的研习,比聂明玦深入许多,动作飞快。乱葬岗别的没有,就是凶尸遍地,等这一片林中的篆文检查得差不多,时间已至正午。两人有一搭无一搭,将行程大概安排一番,这才慢悠悠离了密林。

 

沿山路向上,远远见一清冷如雪的白衣人,站在红带飘飞的魏无羡身边,负着古琴,容颜昳丽,神情淡然,见聂明玦与金光瑶走近,点头致意,并不多言。若不是刚撞见他与魏婴行不轨之事,金光瑶真要觉得,这位此生不识生离死别之苦,依旧不食人间烟火。他跟在聂明玦身后,眼尖瞥见蓝忘机半藏在衣领内的红痕,心道:“我原当含光君是天生冷情,谁知他也与我一样,只是喜怒不形于色罢了。”

 

联想自己与聂明玦也在那泉池中荒唐过,纵是脸皮厚极,耳根也微微发红。

 

魏无羡把玩手中黑笛,笑吟吟道:“敛芳尊气色不差,昨晚我看你神色,以为谁要遭血光之灾呢。如今两位亲密如初,我也就放心了。”

 

金光瑶暗道:“谁与他亲密如初了?”

 

正不知如何不着痕迹的反驳,聂明玦已然点头道:“多谢关心。”

 

金光瑶:你好厚的脸皮!

 

他神情变幻,口中则随意道:“血光之灾有什么要紧,后山泉池生气不绝,池水蕴灵,寻常小伤,浸上一番,纵好不了,也不那样痛了。魏公子,你说是不是?”

 

魏无羡笑容就是一抖,手握空拳置于唇边,马上转移话题道:“咳咳,凝魂呢,短时间内是不成了,不知收回的部分中,有没有关于敛芳尊碎魂的信息?”

 

金光瑶道:“吞噬我魂魄者为何物,早已有了眉目。只是其行踪不定,只知大概范围,并不知具体位置。”

 

魏无羡犹豫片刻,问道:“可否透露一二?之前没觉得,这回窥灵之后,总觉得两位与世间人有异。人还是同一人,魂魄却似乎被凝炼过,敛芳尊的碎掉一部分便罢了,赤锋尊的却坚韧无比……”

 

金光瑶忽然瞥了眼聂明玦,问道:“在军中时,大哥的刀灵尚时不时作祟,近几年偃旗息鼓,可是这个原因?”

 

这件事魏无羡倒也清楚,回道:“灵体之争,只论强弱。赤锋尊识海广袤,神魂坚韧。压制区区刀灵,显是足够了。至于今后修为提升,会不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尚且两说。”

 

聂明玦道:“我不求飞升,但求逍遥自在,身后又有家族凭恃,如今这样,尽够。”

 

魏无羡一脸感慨,边赞赏道:“赤锋尊当真想得开,我还道除我之外,修仙者无几人有这种豁达呢。”顿了顿,到底好奇,再次问道:“两位究竟有何奇遇?”

 

金光瑶道:“三言两语,难以说清。魏公子若真有兴趣,不防同行。”

 

聂明玦听到这话,显是一愣,金光瑶见他目露疑惑,并未理睬,对魏无羡道:“我两人此番所寻,可称至宝。虽落在清河境内,也无不知会他人的道理。如今除了大哥与我,含光君,江宗主亦在,算得上四大家族齐聚,加上夷陵老祖,待寻到那物,也足以确定归属了罢。”

 

魏无羡听他所言,颇有些跃跃欲试,问蓝忘机道:“蓝湛,怎样,你去不去?”

 

蓝忘机简短道:“你去,我便去。”

 

金光瑶笑道:“既如此,还请两位知会江宗主与温姑娘,几位商议完毕,再来寻我。”

 

魏无羡便携着蓝忘机,风风火火地离去。金光瑶面上笑容不变,听聂明玦问道:“为何如此?”

 

金光瑶道:“有何不可?”

 

聂明玦沉默,半晌道:“一旦寻到宝瓶,你我来历暴露便罢,一旦前世之事泄露,你就不怕?”

 

金光瑶道:“我随便偷一次酒,都能碰上债主,如今已是不愿再躲躲藏藏。知道便知道,他人恨我也好,欲除我也罢,早些动手,好过予我安逸,又突然收回。赤锋尊,你说是不是?”

 

聂明玦看着他微翘的唇角及眼尾,似乎在那双笑眼中读出一丝迷茫与畏惧。直至此刻,才彻底明白,前世他情急之下挥出的那一刀,对于金光瑶来说,究竟有多致命。以至于,不论今生得遇善意几何,心底都不敢因之柔软,不论得人赋予再多,都抹不平所得尽失之苦。

 

他突然无法忍耐,伸手将眼前人拉入怀中。金光瑶挣了挣,道:“赤锋尊?你要勒死我么?”

 

过了会儿,有听他笑道:“也罢,现在随你,待我遭万人喊打时,你可抱不到了。”

 

聂明玦觉得,这真是对他前世所为,最大的报复了。

 

 

 

评论(55)

热度(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