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基本弃号,请勿关注,不定时清文。

【聂瑶】交换人生(大结局31)

甜甜的大结局啦!撒花!求全文!

心若极冰:

 


第三十一章


 


流言已过,礼仪已定,诸事毕,只待两人行礼。


 


金光瑶也结束了自己的假期,返回兰陵。


 


金子轩这段时间似是经历许多,看着金光瑶沉默了半晌,道:“倘若是……聂宗主,恩……你不必忧心,我们可以回绝的!我金家总不会舍了自家儿郎的。”


 


金子轩似乎是怕他不敢说出口,支支吾吾的说出这么一段来。


 


金光瑶一笑,道:“兄长不必忧心,我,并无不愿的。”


 


金子轩道:“你今日便先休息,等下随我去看看阿凌吧,他还没怎么见过他的小叔叔呢!”


 


金光瑶点头应是。


 


两人还未见到两人的面就听见江厌离逗弄孩子的声音:“来,阿凌,笑一个!……笑一笑嘛,这皱眉的样子和你爹似的。”


 


金子轩颇为尴尬的咳嗽一声。


 


江厌离转身,朝着两人打招呼:“子轩,阿瑶,回来啦。”


 


她的语气平常,金光瑶都觉得自己本就是这个家的一份子似的。


 


江厌离见面前两个男人的眼神都跑到自己怀里那个小小的肉团子上了,不由得好笑:“阿瑶,你要抱抱他吗?”


 


金光瑶猛然看向江厌离,抿抿嘴,道:“我,我可以吗?”


 


“你可是阿凌的小叔叔啊。”


 


金光瑶抬头看向金子轩温和的表情,江厌离鼓励的神色,慢慢的伸出手来,接过江厌离怀里的小肉团。


 


金凌似乎有些困倦,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还吐出个小奶泡来。


 


金光瑶是抱过孩子的,只是此刻手还是一僵,他觉得自己接过的似乎不只是金凌,而是一份新的开始,一份沉甸甸的信任。


 


他想了一堆话,最后就只剩下干巴巴的一句:“阿凌,我是小叔叔啊。”


 


金光瑶抱孩子还是有模有样的,金凌很乖的倚在金光瑶怀里,小小的肉肉的手抓住了金光瑶的一缕头发,就往嘴里放。


 


金光瑶偏过头去,将鬓边的发丝弄到脑后,温言道:“阿凌,这个可不能吃哦!”


 


金凌“啊啊啊”的叫着,小手小脚扑腾起来。


 


金光瑶赶忙抱稳了这个小祖宗。


 


然后,金凌整个人就趴在了金光瑶怀里,抬头啾了他一口——一脸的口水。


 


金光瑶感受着自己脸颊上的凉意茫然又无措,整个人呆愣在那里看着金子轩和江厌离,两人终是忍不住,扑哧一笑,金凌似乎也感染上了父母的笑意,在金光瑶怀里咯咯的笑了起来。


 


金光瑶看着这一家子,眨眨眼,也傻乎乎的笑了出来。


 


大约是自己幸福了,看到别人的幸福,才明白来之不易,才倍感珍惜。


 


 


有了现任家主的理解,金夫人的暗中默许甚至是支持,金光瑶和聂明玦的婚期定在半月之后。


 


婚者,昏也。


 


雨歇晚霞明,风调夜景清。月高微晕散,云薄细鳞生。


 


一层层的光和色晕染在一起,可是在他眼里,都无法称出那人的万分之一来。


 


聂明玦一身红衣如火,大步走来,似他心头朱砂。


 


金光瑶直愣愣的盯着聂明玦,看他淡笑的眉眼,性感的薄唇,大笑时微微带起的震颤。


 


似乎有一圈不自觉的结界笼罩着两人,金光瑶只觉得身旁的人都是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整个世界,唯一清晰可见的就是从头到尾,立在自己身旁的人。


 


他们一起行礼,周围锣鼓喧天,人们带着或真或假的笑容看着两人。


 


不过不重要了。


 


金光瑶看着聂明玦黏在自己身上的视线舒心的笑。


 


相望一步地,脉脉万重情。


 


玦乃佩玉,瑶为美玉,我们合该就是一对!


 


洞房花烛夜,终于只剩下两人独处。


 


“还看不够?”聂明玦低头看向视线几乎全程黏在自己身上的金光瑶,低笑着问道。


 


“就是看不够,怎么办?”金光瑶的手在聂明玦脸颊上摩挲,“这么好的人,是我的了。”


 


聂明玦端来酒杯,金光瑶捏住其中一个小小的杯子,双臂环绕,一饮而尽,合卺礼成。


 


聂明玦搂过金光瑶的脖子,轻轻在他唇上烙下一个吻。


 


珍惜无比。


 


从此之后,你我结发共此生。


 


婚后的金光瑶本第一天没起来床,情到深处,颠龙覆凤。开始时他还颇有兴致的挑逗聂明玦,


然而被狠狠地按在床上做第三次的时候他就后悔了。


 


“大哥,我,我真的……别,射不出来了……”金光瑶哭的双眼通红也没能改变聂明玦接下来


的动作。


 


于是第二天一早,床上的两人就爆发了婚后的第一场“战争”。


 


他浑身青紫,简直没眼看,金光瑶挠他,聂明玦也由着他,金光瑶咬他,聂明玦也不管,金光瑶气呼呼的准备起身,聂明玦终于把人困在身下:“阿瑶,撩完就想跑?”


 


熟悉的快感逼来,金光瑶终是丢盔弃甲,恶狠狠的咬着聂明玦,最终随波逐流。


 


 


金家的权利在金夫人的一番运作下平稳过渡,金光瑶作为金麟台的二把手,本来准备准备金麟台不净世两边跑,只是金子轩体谅他正值新婚,大手一挥,便给了他一个月的假期。


 


清河境内无甚大事,聂明玦乐得把事情都交给了聂怀桑,带着金光瑶跑路了。


 


两人也不御剑,一路走一路玩。


 


日日相对,都是血气方刚的年龄,金光瑶无语的发现每到一地,他最熟悉的便是当地的客


栈——任谁在客栈里起不来床,只好盯着床帐的时候,也会熟悉这方小天地的。


 


聂明玦深谙“对付”口齿伶俐脑瓜灵活的敛芳尊的诀窍——能在床上解决的,最好不要在床下解决。


 


他们走过许多地方,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人,除过邪祟,也戏过山水。


 


金光瑶道:“大哥,我想在各地设瞭望台,这样若是有异,便可及时上报,不需要一封一封的信了,也不会再有人压制下去了。”


 


金光瑶的眼睛直视着他,那双眼睛亮晶晶的,仿佛闪着光,“大哥,这个想法怎么样!”


 


聂明玦笑着摸摸他的头:“自然是好的!”


 


金光瑶看着聂明玦,也笑了起来。


 


命运的轨迹悄然的打个弯,所幸,一路有你,不枉此生。


【END】


================


是的,完结啦!!!撒花……


对不起,洞房花烛夜我还是没憋出来,这么看来好像这篇文里唯一一篇肉还是瑶瑶攻了聂大的,捂脸。


接下来应该会有忘羡番外(长短不定),恩,瑶瑶梦见原著番外(?)


恩,大概就是这样。


这篇文见证了我从400粉长成了千粉,其实很惶恐,谢谢大家的喜爱,我会努力产粮!


一言以蔽之,这就是个上床挽回所有悲剧的故事啊……

评论(3)

热度(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