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基本弃号,请勿关注,不定时清文。

【聂瑶】冤孽

我爱橘子,虽然她总是三更半夜起来殴打我。

 

这是答应她的武侠paro,虽然只是一篇沙雕产物。

 

最近好烦,压力好大,每当这个时候,我的手就会自动自发写点什么减压……

 

 

1

今天是我和武林盟主决斗的日子。

 

我与他隔空对骂,互使绊子近十年,斥候丢了一个又一个,杀手折了一波又一波,都没能成功将对方摁死。

 

不只我俩觉得累,整个江湖都替我们累。

 

故而,当我与聂明玦决定约战华山之巅,正邪两道皆摇旗呐喊,拍手称快,弹冠相……

 

是的,正道魔道相安无事这些年,诸位侠客魔头过惯退休生活,巴不得我与他两位时不时互掐的不安定因素早早决出胜负。

 

掐残一个很好,掐死一个更妙,要是同归于尽,那真要普天同庆啊!

 

2

整个江湖愿力作用下,聂明玦挨了我一记黄鸡剑,还了我一套王八拳,我俩大战一个昼夜,顺利双双坠崖。

 

和死敌在崖底躺了三天,谁也懒得鸟谁。

 

果然,救兵,不存在的。

 

所幸每日天降小雨,使得动弹不得的我俩不至于瘪成人干。

 

第四天,雨停了。

 

这次是真的死定了。

 

 

3

再度醒来,我变成了一个丑鬼。

 

真的很丑,铜镜自带的模糊效果,都柔化不了的那种鬼斧神工。

 

想我本也是正道世家出身,虽然爹不肯认,入了魔教,因为长得好嘴巴甜,颇得老教主青眼,传我凤凰神剑——对,就是正道口中的黄鸡剑。

 

那时的我,同这张脸的差别,好比凤凰与秃毛火鸡。

 

苍天啊,我好惨。

 

4

 

 

↑↑↑对不起懒鬼写不下去了就把脑洞吐了吧…………反正不吐在这里也是要吐给我橘的…………【有预感会被打死】

 

 

 

【我】——也就是瑶瑶发现自己穿回过去,成了刚当上魔教教主的【金光瑶】手下一名仆从。

 

前世该仆从死的早,故而他对其没多深印象,就记得是个丑逼【喂】

 

丑逼当时的死因是被当初的瑶瑶派去给关在水牢里的人送饭,为讨好教主试图趁那人昏迷将人暗算,结果被混沌之下的那人一掌拍死。

 

而那时关在水牢里的正是聂老盟主不幸被俘的大儿子,不过十七岁的聂明玦。

 

拎着青菜豆腐的丑逼瑶:……MMP

 

 

后来人只知道聂盟主曾经被魔教俘获,又被新上任的金教主按在手中磋磨了一年有余,结下血海深仇,导致相斗十年没个消停,却不知道这两人曾经是有点交情的。

 

这一段孽缘,起于金教主的一时兴起。

 

这时的教主瑶年方弱冠,刚刚接掌魔教,因为很少现身江湖,大家只知道新教主是一爱穿明黄衣袍擅使朱雀剑法的小年轻,却没几个人认得他的脸。

 

前世丑逼被拍死,金教主好奇那位聂少侠怎么这样硬气,吃了魔教一通刑罚还能杀人,故而亲自去参观俘虏,因为没穿标志性的骚包小金袍,打扮随便,被聂明玦当做新来送饭的仆役,两人自此有了交集。

 

如今丑逼没有死,丑逼瑶自然不想再让这时的教主瑶与聂少侠牵扯过多,故而老实送饭,也不多生事,只求教主瑶将人遗忘了,自己再想其他。

 

然而有一天,教主瑶还是想起了聂明玦。

 

教主瑶:“新抓来的小鸡仔好玩吗?”

 

丑逼瑶:“吃吃睡睡,也不说话,特别没劲。”

 

教主瑶:“那多没意思,最讨厌这些自命不凡满脸宠辱不惊的名门正派,我要给他下点毒。”

 

于是教主瑶拎着一篮子加了料的食物,和丑逼瑶一起送饭看热闹去了。

 

丑逼瑶:……孽缘来了果然是挡不住的。

 

 

丑逼瑶这身体武功只是末流,深知自己多疑的个性,不敢引起教主瑶的注意,只好闭嘴跟着教主瑶来到水牢。

 

因一心将隐患扼杀在摇篮中,丑逼瑶料下得有点猛,聂少侠差点升天。然教主瑶心说这人长得不错【重点】根骨还好一次玩死可惜,于是给聂少侠又灌了一壶解药。

 

聂少侠醒了,聂少侠稍一调息就知道中了暗算,怒斥教主瑶:“魔教好无耻,要杀就杀,何必派个小卒来下毒。”

 

教主瑶:什么我长得像小卒吗你是不是瞎???

 

教主瑶【可怜巴巴】:“毒不是我下的,我要杀你何必救你?魔教内也有各方势力明争暗斗,就是否用你牵制聂老盟主的问题争论不休,一定是某位长老力暗中使坏,借我之手想将你除去。我久闻聂老盟主与聂少侠大名,冒险为你盗取解药,求你不要声张,只作是自己凭内力化解毒药以保我一命BLABLABLA……”

 

丑逼瑶:编,你继续编,他不拍死你算我输。

 

聂少侠:“多谢相救。”

 

丑逼瑶:……

 

事情的发展一如前世,聂少侠以为一脸白兔相的教主瑶是魔教掳来奴役的小可怜,教主瑶发现武功高强令老教主无比头疼的聂少侠其实很好骗。

 

两人“一见如故”。

 

【至于聂少侠为什么没和丑逼瑶一见如故,对不起,丑逼没有人权】

 

作为曾经的当事人,丑逼瑶其实一直不太明白,前世自己隐瞒身份接近聂少侠是种什么心态。

 

这时作为旁观者,看教主瑶今天“冒死”给聂少侠“偷”点伤药,明天“亲手”给聂少侠“做”些点心,不断改善聂少侠生活质量,带干净衣服来让聂少侠玩换装普雷,半真半假向聂少侠吐露坎坷身世,聆听聂少侠年少失恃的忧思,优化聂少侠精神状态……

 

丑逼瑶恍然大悟:惊!魔教教主沉迷实景游戏——如何正确饲养一只少侠。

 

教主瑶养大侠越养越带劲儿,丑逼瑶越看越心累。

 

如此过了半年多,魔教内处死聂明玦的呼声越来越高,且教主瑶上位不久,不能完全服众,忙于和长老斗法,来得越来越少,只派遣丑逼瑶代为传话。

 

丑逼瑶不杀小聂不舒服,某夜潜入水牢,想要告诉小聂金光瑶就是教主,引诱他出逃,也好借其余长老的手将小聂干掉。

 

然而当他到达目的地,牢中惊现一秃头。

 

丑逼瑶认得这个秃头。

 

前世魔教内乱,金光瑶与聂明玦反目,就是因为前来营救少主的秃头叫破金光瑶身份,导致本就混乱的形势一发不可收拾,秃头也被恼羞成怒的金光瑶一巴掌拍死,成为聂金决裂的直接导火索。

 

但距离那场内乱还有好几个月,秃头这辈子怎么来得这么早?

 

不过无所谓,秃头既然见过教主,那么任由他将真相揭穿,带小聂一同逃跑,自己再通风报信,照样能达到目的。

 

丑逼瑶屏息凝神偷听。

 

秃头只劝重伤未愈的聂少侠不要轻举妄动,却只字未提金光瑶,即使聂少侠说起给予自己很大【帮助】的小白兔和丑逼两位【仆役】,秃头也未置一词。

 

等秃头离开,丑逼瑶陷入深思。

 

出于好奇,丑逼瑶没有将这件事禀告教主瑶,而是不断偷听秃头与聂少侠的谈话。令人惊奇的是,秃头每次潜入,都恰好避开了教主瑶来的时间,好像教主瑶的行动尽在秃头掌握之中。

 

丑逼瑶觉得,秃头一定来历不凡,自己或许可以利用秃头,脱离即将内乱的魔教。可这具身体毕竟内力不够深厚,即便金光瑶擅长隐匿,没等他制造偶遇机会,秃头先将偷听的他揪了出来。

 

丑逼瑶以为秃头会杀他灭口,孰料秃头看了他一阵,竟然没有杀他,反而询问起他的身份。

 

丑逼瑶:“我身不由己一心改邪归正只求二位大侠离开时把我被打包出魔教BLABLABLABLA……”

 

聂少侠:“还有个朋友可以一并带走。”

 

丑逼瑶看到秃头满脸的一言难尽,意识到秃头果然知道教主瑶的真实身份,只是不在聂少侠面前挑明。

 

等两人离开水牢,为表忠心,丑逼瑶抢先对秃头说明,聂少侠口中的另一个朋友就是教主瑶。

 

秃头:“你既然有心叛教,为什么之前不和少主说?”

 

丑逼瑶:“聂少侠不擅掩饰情绪,贸然告知,怕被教主看穿。”

 

秃头沉默半晌:“也好,就让他多欢喜几天。”

 

丑逼瑶总觉得哪里不对,因为秃头说“他”时,看向的是关押聂少侠的地方。

 

秃头没有解释,径自潜走了。

 

 

此后秃头依旧时不时潜入,而教主瑶来得越来越少,形容愈发憔悴。丑逼瑶明白,这是魔教内部的权力斗争进行到了白热化阶段,而教主瑶已难凭一己之力决定聂少侠生死了。

 

终于,教主瑶在清洗魔教前夕,聂老宗主病危之际,决定将聂少侠放生。

 

是夜,魔教内一片雷雨前的风平浪静。教主瑶带着少侠聂由密道下山,在山脚竹林中依依惜别。

 

聂少侠:“秃头和丑逼已经走了,你也跟我一起走吧。”

 

教主瑶:“不行啊,魔教到底于我有养育之恩,我私自放你已是大错,离如何能在教内局势动荡时离去。”

 

两人执手对望,情意绵绵,磨磨唧唧。

 

藏在林中的秃头等得头发都要掉光了【咦】

 

被秃头顺手拎出来的丑逼瑶等得更丑逼了【喂】

 

教主瑶最后看了眼被自己养得白白胖胖的少侠聂,有点舍不得就这么放生,白瞎了魔教那么多大米与自己的精心调♂教,为免之后自己养胖的宠物跟自己作对,教主瑶决定实施计划——毒残他。

 

教主瑶掏出一枚黑色丹药:“你的伤基本全好了,吃了我从教主那儿盗来的这一枚十全大补丹,保证以后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

 

秃头全神贯注盯着两人,正欲暴起,一把剑横在他颈上。丑逼瑶带着丑逼的笑容一指头戳在秃头软麻穴与哑穴。这一耽搁,少侠聂已经毫不犹豫吃下了【十全大补丹】

 

教主瑶神色复杂,这药十分霸道,十二个时辰内毒发没有魔教秘制解药,少侠聂以后基本耍不动大刀。

 

秃头气急败坏,前世秃头就是这时出现,揭破了教主瑶身份,并被后者一掌拍飞。丑逼瑶没给他出手的机会,对他比了个噤声手势。

 

横竖药已经吃了,丑逼瑶和秃头看聂少侠与教主瑶继续依依惜别。

 

聂少侠对教主瑶道:“保重自己,等我看望过父亲,一定回来带你走。”

 

教主瑶:“新教主不是好相与的,他对你的武功路数了如指掌,再者令尊重病,你还是留在家中,不要来找我。”

 

教主瑶:反正那时候你已经是半个废人,想来都来不了。

 

聂少侠:“魔教这种地方,留你在这里我实在不放心。再者,我想尽早让父亲见一见你。”

 

教主瑶:卧槽我和师父一起揍你爹的时候,你还在扎马步呢,让他见到我还了得?

 

教主瑶红着眼眶:“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我各有立场,就当缘分已尽吧。”

 

丑逼瑶:我讲话这么酸的吗?牙都要掉了!这一脸的泫然欲泣是怎么回事啊?这要辞别的是对手不是媳妇好吗!你要不要这么入戏???

 

但他还有事要确认,酸死也要听下去。

 

再看秃头,竟然也听得很认真。

 

终于到了不得不分别之时。

 

聂少侠提刀要走,教主瑶再次叫住他。

 

教主瑶:“哎,我突然想起来,这里还有一枚蚂蚁大力丸,偷都偷来了,你一并吃了吧。”

 

教主瑶又摸出一枚红色小药丸,塞进聂少侠嘴里,后目送聂少侠走远。

 

丑逼瑶偷偷看着教主瑶,心情极为复杂。

 

原来上辈子,如果不是秃头突然出现,自己最终还是会将解药喂给聂明玦。可惜造化弄人,现实没给他这个机会,到底让一场送别以决裂收场。

 

 

 

山上火光冲天,教主瑶最后看了眼聂少侠消失的方向,飞身向着魔教总坛去了。丑逼瑶和秃头各怀心事,猫在竹林里很久没人动弹。

 

秃头哑穴解开后,才叹了口气。

 

教主瑶那最后一眼,好像让丑逼和秃头都明白了点什么。

 

秃头:“你们教主他……”

 

丑逼瑶:“憋说了……”

 

秃头:“哎,原来如此。”

 

丑逼瑶:“你不要多想,我们教主心狠手黑,演技一流。你方才要是跳出去,也就和你家少主一起被拍死的命。”

 

秃头:“是吗……?”

 

丑逼瑶:“你看我们教主,给聂少侠塞一颗肠穿肚烂散还不够,再加一颗断子绝孙丹,厉不厉害?佩不佩服?”

 

秃头:“那不是解药吗?”

 

丑逼瑶:“不是啊。”

 

秃头:“哦。”

 

丑逼瑶:“……”

 

丑逼瑶:“……”

 

丑逼瑶:“……哎,妇人之仁,难成大事啊。”

 

秃头:“我要去找少主了,你有何打算?”

 

丑逼瑶:“看那火,魔教怕是要大乱了,我家教主如此心慈手软,我还是去助他一臂之力吧。”

 

两人对视一眼,就此别过。

 

 

 

教主瑶搞定内乱是在数月后。

 

这段时间原本是武林盟剿灭魔教的大好时机,无奈聂老盟主最终病逝,武林盟亦是大乱,直到聂少侠稳住局势,双方都已伤了元气。

 

两边权衡利弊,最后一拍大腿——议和吧!

 

于是武林盟派出使者,带着一车队的厚礼来到魔教。

 

丑逼瑶一看来使,哇,熟人啊。

 

丑逼瑶:“秃头,你家盟主这么大方,是要报答我家教主的饲育之恩吗?”

 

秃头:“你们教主对我家盟主情根深种的事,我都跟他讲了。”

 

丑逼瑶:“放肆,谁对他情根深种了?”

 

秃头:“我家盟主对你家教主情根深种的事,你还没对他讲吧?”

 

丑逼瑶:“啥……?”

 

秃头:“所以盟主遣我送聘礼来了。”

 

丑逼瑶手里被塞了厚厚一沓礼单,直觉晴天一个霹雳。他想起秃头那句“也好,就让他多欢喜几天”,以及聂少侠那句“我想尽早让父亲见一见你”。

 

原来他和聂明玦是两情相悦原本应该HE啊!!!!

 

十年白掐了啊!!!!

 

丑逼瑶惊怒交加,昏了过去。

 

 

 

 

金光瑶渴醒了。艳阳高照,感觉身体被晒瘪。他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崖底,身边是同样动弹不得的聂明玦。

 

以往种种如同梦境,金光瑶头晕目眩,听聂明玦突然开口问道:“还记不记得,我被关在魔教水牢时,走火入魔失手打死的那个人?”

 

金光瑶很暴躁:“失手个屁,那个丑逼想暗算你才被你打死的好吗!”

 

聂明玦:“……”

 

聂明玦:“那你记不记得,你喂我吃了毒药后,揭穿你身份被你一掌击毙的那个人?”

 

金光瑶非常暴躁:“我家三位长老密谋弑主上位,那秃头蹦出来一边骂金光瑶受死一边拿剑戳我,不毙他毙谁?”

 

聂明玦:“……”

 

聂明玦:“我问你,如果当时不是他突然出现,你会给我解药吗?”

 

金光瑶超级暴躁:“给个屁,老子养你那么久,教你我教不传秘法王八拳,你为了一个要杀老子的无名小卒跟老子拼命,老子没当场弄死你算你命大!”

 

聂明玦:“……”

 

聂明玦:“那不是你师父自创的玄武神掌吗?”

 

金光瑶super暴躁:“老子说那是王八拳那就是王八拳!练这个拳的都是王八!”

 

地下的老温:TAT

 

聂明玦:“……”

 

聂明玦:“可惜解药还是被我派去的人盗走了。”

 

金光瑶暴躁至极:“你是不是傻?没老子放水,你派来的那只菜鸡没碰到药瓶就被戳成刺猬了好吗??”

 

聂明玦:“哦。”

 

金光瑶:“……”

 

金光瑶:“……”

 

金光瑶:“然后我追悔莫及,派了二十个刺客去灭你。”

 

聂明玦:“那二十人在我武林盟地牢中作威作福,白吃白住大半年,放他们走,都不肯走。”

 

金光瑶:“……”

 

聂明玦:“魔教伙食真差啊!”

 

金光瑶:“差个屁,你们武林盟派来的更能吃,差点把我吃垮,这事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

 

聂明玦:“有啊,所以他们回来之后,我又派去了二十个。”

 

金光瑶:“……”

 

聂明玦:“现在计较这些有什么用。”

 

金光瑶:“反正都要死了。没想到你我斗了十年,落得一个同归于尽的结局。”

 

聂明玦:“其实我刚才做了个梦,梦到……”

 

一颗脑袋出现在两人上方,然后是第二颗,第三颗,第四颗……

 

一群人围成个圈,将两人围在中间。

 

“教主!”

 

“盟主!”

 

“5555555可算找到你们啦!”

 

一心寻找各自主上导致没心情掐架的魔教武林盟众人,扛起金光瑶与聂明玦各自回家,临别不忘撂下狠话:“你们等着,来年再战!”

 

 

 

金光瑶在床上养了俩月,每天都不说话,就在心里骂拿王八拳打人的都是王八。

 

教主消沉至此,武林盟那边一样安静如鸡。

 

正邪两道权衡利弊,最后一拍大腿——议和吧!

 

于是武林盟派出使者,带着一车队的厚礼来到魔教。

 

魔教开山迎客,金光瑶一看来使,哇,熟人啊。

 

金光瑶:“聂盟主这么大方,是要报答本教主的饲育之恩吗?”

 

聂明玦:“教主对我情根深种的事,我都知道了了。”

 

金光瑶:“放屁,谁对你情根深种了?”

 

聂明玦:“我对教主情根深种的事,你还不知道吧?”

 

金光瑶:“啥……?”

 

金光瑶:这话怎么这么熟悉???????

 

聂明玦:“所以我送聘礼来了。”


金光瑶盯他半天,似乎明白了什么。


金光瑶:“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聂明玦:“请讲。”


金光瑶:“你先剃成秃头!!!!!!”

 

 

 

FIN

 

 

吐完了,真舒服……

 


此处有两个神经病……


丑逼   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