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基本弃号,请勿关注。不定时清文,要文包请私信

【聂瑶】【原著向】离魂(六)

聂明玦越墙而出,直奔自己的院落。夜风透过内衫,金光瑶随着他于空中腾挪,不知是被自己影响,还是聂明玦本身窘的要命,脸上沸腾一般,遭凉风一激,更显燥热。

两人都没开口,八面玲珑如金光瑶,此刻也着实不知如何缓和气氛,无他,经聂明玦提醒,那令人尴尬的身体需求明确地反馈给他了!

他也算阅历丰富,如今状况却是想都未想过,只得在心中默念:“快让我回去,快!”

到了卧房外,聂明玦一把推开房门,直接来到床前,撩开青纱帐。金光瑶的身体睡的正熟,气息绵长平顺,乌发如云散在枕上,锦被只在腰间搭了一角,一臂曲起,手置于脸侧。心急火燎到了目的地,瞧见这样个酣眠无害的模样,聂明玦反倒呆站着,似不知如何下手。

他一语不发,金光瑶试图钻回身体里去,努力了几次都为能成功,再好的耐性也失了,开口问道:“奇怪,为何还没反应?”

聂明玦眉头锁起:“这是你的身体,与魂魄天然亲和,离得这样近,没理由回不去。”

金光瑶心底咯噔一声,暗道:“糟糕,难道因为我是多年后回来的,魂魄与身体不大匹配?”

他自是不敢让聂明玦看出异常,否则教聂怀桑知道了,还不知会生出怎样变故,忙道:“大哥再靠近些试试。”

聂明玦依言弯腰,瞪着闭目安睡的金光瑶的脸,金光瑶觉得他的眼睛都要瞪酸,依旧什么都未发生。这时他感到聂明玦伸出手,接着掌心微凉,覆上了他自己的额头。

金光瑶一惊,不知他是单纯探探温度,还是发现了什么,打算一掌震碎他天灵盖,紧张道:“做什么?”

聂明玦道:“这样呢?”

金光瑶方松了口气,将注意力移向掌上触感。这种感觉颇为微妙,然未等他体会,一阵眩晕,神魂像被从温暖舒适的泉中捞起,颇为恋恋不舍地教一股大力撕扯出聂明玦身体,温热触感自前额传来,他抖抖睫毛,睁开双目。

这便回来了。

聂明玦已将手收了回去,因还弯着腰,脸离得略近,神情严肃,金光瑶待视野清明,见到的便是仇人放大的脸,顿感压力如山,心跳都快了些,面上强作镇定,暗道:“靠这样近有什么用,他不是与我有仇的聂明玦,也看不出我的魂魄来自后世,我又何必紧张?”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一阵,聂明玦抢先道:“你如何了?”

金光瑶本想坐起,被他这样死死盯着,一动也不敢动,待适应了身躯,勉强笑道:“似乎好了。”

聂明玦终于将目光挪开,直起身,整理了下衣衫:“你歇下罢,天明再与温姑娘说。”

金光瑶唯恐聂怀桑看出端倪,劝道:“这事匪夷所思的很,怀桑主持宗务本就繁忙,就别让他操心了。”

聂明玦点头,顿了顿,又道:“你不要再来。”说完,不等金光瑶回答,转身匆匆离去。

金光瑶:“……?”

聂明玦走后,他反应了一会儿,才知对方说的是什么,登时觉得遭到了嫌弃,心道:“若不是为了阴你,我何至于魂魄不稳,说的好像我想去附你身一样。”

话虽这样说,上了聂明玦身这种事,金光瑶也着实摸不着头脑,心中怵得慌,睡意跑得一干二净,便捡了蒲团在房中打坐调息,清心静气,也好稳定魂魄。

金光瑶的记忆,停留在周而复始的灵气运转。当他再次清醒过来,眼前出现了温情的脸。她面色凝重,红唇开合,正在说些什么。

声音缓缓清晰,她道:“……身体一切正常,看上去只是睡着了,我自认医人无数,从没遇到活人魂魄共存的情况,恐怕还要魏公子拿主意。不过,有传闻……”

她声音越来越小,终没有说下去。

金光瑶感到自己的拳握紧,唇绷成条线,眉头紧紧地蹙在一起。他绝不会放任自己露出这样的表情,微笑才是他最好的武器,常伴其身,几乎一刻都不落下。

他恍然大悟,暗道:“哦!我又来了!”

果然,他听到这身体口中吐出聂明玦的声音:“他以往离魂,不过飘荡于身外不远,且无意识,如今这样,必须早日解决。”

温情竖起细眉,皮笑肉不笑道:“那就要先问问踢他的人了。赤锋尊,您这一脚真是与众不同,让他离魂不说,还飘去附身,哪次您有了兴致,不妨也给我一脚,或许我有过切身体会,就能拿出办法来呢?”

金光瑶觉得,聂明玦此时忍得非常辛苦。

温情见他说不出话来,语气稍缓,又道:“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

聂明玦撩起眼皮,目露疑惑。

温情道:“金公子怕你担心,不欲声张。他……”

金光瑶本在聂明玦识海内幸灾乐祸,听到这里,忍不住喝止:“温姑娘!”

只可惜他指挥不动聂明玦的嘴,除了教聂明玦猛然抬头外,不得不听着温情继续道:“他这次醒来,把三尊结义后的事都忘记了。”

他感到聂明玦眉头一跳。

金光瑶:……我真傻,真的。

这下他装不得透明,慌忙向聂明玦解释道:“大哥,我只是一时晕眩,有些事记不真切,现在已经全好了。”

他的唇动了,就听聂明玦慢悠悠道:“我觉得,你更应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又来了?”

金光瑶:“……”

温情:“……?”

聂明玦道:“你自己说。”

言罢,温情便看见,聂明玦一贯威严的神情撤下,换上一张谦和笑脸。

她的表情扭曲了。

接着,她听到聂明玦用堪称温柔的,极其让人舒服的语气道:“温姑娘,是我,金光瑶。”

温情:“……”

他给了温情一段时间来消化这件事,所幸她常伴温若寒左右,应变极快,迅速端正脸色,问道:“金公子?你的魂魄又离体了?”

金光瑶不等她继续发问,主动解释道:“我只记得自己在吐纳调息,待反应过来,就又在大哥身体里。我现在非常清醒,魂魄无任何不适,至于身体,若没有猜错,应在睡觉。”

三人当即决定去看一眼。到了聂明玦卧房,果然见到金光瑶的身体歪在地上,长发拂面,一动不动。

温情让他仰面翻躺,检查鼻息脉搏,发现他气息平稳,因魂魄暂离而身体微凉。聂明玦跟在她后面,蹲下身,亦伸手去拿金光瑶的脉。

金光瑶手指碰到自己皮肤,内心抖了抖,心道:“你来凑什么热闹?”然刀茧磨在腕上,他突然惊醒,睁开双目,对上温情关切的目光,及聂明玦严肃的脸,手挣了挣,聂明玦反握住他的腕子,带他站起身来。

他尚在无力,几乎教聂明玦抬臂吊起,待双脚站稳,才挣脱开来。手腕有些烫,金光瑶便将双手背在身后,下意识以另一手摩挲被圈住的位置,腹诽道:“这武夫,力气这样大……”口中却是温言笑语:“谢大哥。”

聂明玦轻轻哼了声,温情叹道:“看来你是真想起来了,不然总一副受惊的鹌鹑样,莫说赤锋尊,我看了都不舒服。”

金光瑶笑容一僵,偷瞄了聂明玦一眼,对方神色如常,不像是有什么想法的样子,方松了口气。

他和聂明玦可谓仇深似海,想到今后为了不惹人怀疑,还要与他虚与委蛇,硬做出相处融洽的模样,顿觉为难。

温情不知他内心千回百转,只问道:“你还记得自己是如何睡着的么?”

金光瑶道:“毫无印象。”

温情道:“之前,你有没有主动的……”她顿了顿,又道:“主动的,想去寻赤锋尊?”

金光瑶回得斩钉截铁:“没有!”

温情笑道:“魂魄离体远遁的事,我倒是听说过,不过那是一对玄门夫妻,妻子思念丈夫,神魂跨越千里与之相会。”

聂明玦:“……”

金光瑶:“……”

金光瑶努力让语气更加诚恳:“我不是这种情况,大哥,相信我,真的不是。”

聂明玦道:“……我信。”

温情又笑:“只是传闻,放在你们身上,肯定不合适。也许昨夜只赤锋尊与你住得近,你的魂魄无处可去,便寻他去了。

” 金光瑶闷道:“那为何这一次,我没选择温姑娘?”

聂明玦道:“可能是你的魂魄,偏好男子罢。”

金光瑶:总觉得哪里不对……

他轻咳一声,心道:“只要不知是乱魄抄造成的,随他们如何猜测。如今我还是快些离开,以免再被同他绑在一起。”

当下提出要回金麟台去。

聂明玦挑眉:“你不抚琴了?”

金光瑶只愿离他越远越好,赔笑道:“我技艺不精,魂魄又不稳,谁知会不会又晕在当中,待我好了,一定日日为大哥奏清心音。”

温情也道:“他这毛病因你而起,我这就回夷陵寻魏婴,在这之前,你们最好少做接触。”

金光瑶求之不得,连连点头。

聂明玦道:“也好,我今日便送你回金麟台。”

金光瑶:“不用……”

聂明玦不耐烦道:“万一你睡在半路,难道还要不净世派人去寻?”

金光瑶:“……那便麻烦大哥了……”

评论(16)

热度(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