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基本弃号,请勿关注。不定时清文,要文包请私信

【聂瑶】【原著向】离魂(一)

离魂

 

聂明玦x金光瑶

 

人物及背景属于墨香铜臭,故事属于我,OOC警告

 

题目及梗来自我以前写过的一篇同名BG同人,觉得这个梗用在这两人身上会很有趣。

 

最近事多压力大,权作发泄了。更新不会稳定。

 

 

 

一句话简介:金光瑶重生,却发现好多事情变得不一样了……

 

 

 

金光瑶是被个鎏金茶杯砸醒的。

 

耳边传来女子责骂,想来主人脾气不大好,硬生生破了音:“……做了敛芳尊,抱了那赤锋尊的大腿,便不将我放在眼里了么?”

 

金光瑶眼前一红,还未搞清楚状况,第二个茶杯飞来,稳准狠地砸在他额头同一处,又当啷啷滚落在地。他伸手将血一把抹开,于座椅上坐正,心道:“真是奇了,我竟能梦到她。”

 

他向声音来处望去,就见大厅主位上坐着一男一女,身着金星雪浪袍,只和他人相比,领口袖口及胸前牡丹皆有金线勾勒出的繁复绣纹,层层叠甚是贵气。男人微胖,面貌平常,此刻脸上讪讪,似不知如何开口。那女子看上去三十许,是个面容英气的美人,两弯柳叶吊梢眉,杏眼朱唇,鼻梁高挺,满面怒容,指着他道:“只可惜拜了义兄,人家依旧瞧不上你,在金麟台都能被外人教训,真是丢尽我金家的脸!”

 

金光瑶觉得这话甚是熟悉,慢条斯理抽出手帕擦净面上的血,心道:“真是晦气。”

 

这正是他被聂明玦踢下金麟台后发生的事。金夫人嫌他堕了金家威风,对他好一阵痛骂。这位夫人虽然泼辣,家教却还好,翻来覆去不过那样几句,他都能将她即将要出口的恶言恶语背出来。

 

只他实在不想听了。

 

他将手帕甩在地上,不耐烦地瞟了金夫人一眼。

 

这一眼算是捅了马蜂窝,金夫人站了起来,对坐在身边的男人厉声道:“金光善!你瞧他是什么眼神?我便说了,娼妇能生出怎样的货色!你非要认他回来……”

 

金光瑶心道:“这梦好生真实,干脆我砍死这二人,也算出口恶气。”将手搭在腰间,拇指摩挲恨生剑柄。

 

金夫人在向丈夫发脾气,并未注意到他,金光善却眼见气氛不对,起身对金夫人好言安抚起来,抽空对金光瑶道:“你坐着干什么?还不快走!”

 

金光瑶冲他笑了笑,到底谨慎了一辈子,最终也没做出太出格的事,在金夫人的骂声中转身出门去了。

 

待到了外面,教凉风一吹,满脑的迷茫才吹净了些。他顺着金星雪浪所簇拥的石道向自己的住处去,却越走越觉不对,越想越心惊。

 

金麟台还是记忆中的模样,满目怒放的鲜花,亭台园林极尽奢华,殿宇碉楼勾心斗角,只细微处多有不同,金光瑶记性很好,那些奇异之处,他绝不会记错。待经过通向金子轩居处的月亮门,这不安变得尖锐,令他心下一沉。

 

金子轩并江厌离死后,金夫人唯恐睹物思人,将卉园封闭,直到金凌长大,他才重开那把生了锈的大锁,带领金凌回顾父母生前点滴,并将他安置在那里。算算日子,如今金子轩早于穷奇道遭温宁杀害,为何还会有源源不断的侍从进出此处?

 

金光瑶停下脚步,寻了侍从试探道:“你可知兄长何在?”

 

那人道:“大公子陪少夫人与小公子出游去了,二公子若是有事,不妨晚间再来。”

 

金光瑶冲那人微笑点头,保持着同样的表情回到住处。一路脚步发飘,直到掩了房门,歪在榻上,才收起笑容,以指腹摩挲金夫人砸出的伤口。

 

疼痛相当真实。

 

应该说,他所经历的一切都相当真实。只就在他以为这不是梦的时候,又得知了金子轩未死的消息。一时之间,真不明白自己到底身处何地了。

 

金光瑶呆坐了片刻,起身来到东墙多宝阁前,伸手中一青花瓷瓶中取出一只竹哨,放在唇边轻吹。细微而尖利的哨声响了三次,内室后窗传来响动。

 

他大大松了口气,不一会儿,从内室走出一人,亦是穿着金星雪浪袍,外表看去,不过寻常金氏门人。金光瑶看到熟悉的心腹,又揉了揉额角,道:“白日将你招来,实在迫不得已。只我最近太过忙碌,许多事难以捋顺,你将前后三月已做未做的说与我听。”

 

那人行了礼,也不多话,两炷香功夫便有条有理说了个清楚。金光瑶垂头坐着,越听越心凉,冷汗缓缓沁出皮肤,鬓角泛起潮意。

 

待那人说完,金光瑶沉默片刻,问道:“你去苏家,帮我寻一名苏悯善的子弟。”

 

那人道:“苏悯善早被除族发配,敛芳尊莫不是忘了?”

 

金光瑶猛然抬头,半晌才控制住情绪,静心思索,他心思转得极快,脑中升起个几乎不可能的猜测,口中却不动声色道:“是我忘了,若无他,哪来穷奇道一场好戏。”

 

那人回道:“只您本想借机除去夷陵老祖,被人揭出苏悯善来,实在可惜。”

 

金光瑶笑道:“也不差在这一时,可有查出是谁将苏悯善卖了?”

 

那人道:“属下实在不知。”

 

金光瑶道:“先不说他,今日赤锋尊又于金麟台大动肝火,明日我还要为他抚琴,你且说说,我要如何让他消消气,不要再迁怒于我?”

 

那人蹙眉,为难道:“宗主一日不放薛洋,赤锋尊便一日不会松口,这实在是……”

 

又是薛洋!

 

金光瑶暗道:“这么说。这正是我被踢下金麟台后,受命去杀聂明玦之时?明日,我就要第一次将乱魄弹与他听?我为何会梦到这时候?为何这梦又与现实有出入?”

 

金光瑶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也不管是真是幻,愈发想将如今的状况搞个清楚明白,便继续套话。两人一问一答,说了许久,他将现实摸了个大概,性格使然,不敢问得太多,唯恐露出马脚,便放了那人离去。

 

待到房内又剩一人,金光瑶散了头发,将自己掷在床上。锦衾香软,满屋金星雪浪的芬芳,哪有巨棺中陈腐的土腥与血气,阖目之后,几乎要忘了自己早被拖入棺材,颈骨都教聂明玦掐碎了。

 

略卧了一会儿,金光瑶只觉身体愈发沉重,神魂飘忽,似要离体而去,迷蒙混沌之间,暗暗自语道:“我可是要醒了……?为何不让我再梦一日,一曲弹死那聂明玦,也好过醒来后,继续被凶尸折磨……”

 

评论(24)

热度(794)